周一是可怕的一天。昨天與今早,接二連三發生的事,令我覺得周圍的世界都開始崩潰。

  第一件事,對我來說,唯一一件我覺得不怎大的事,是AKB中的阿醬宣佈畢業,動漫社有不少她的飯,也有只是愛好AKB其他成員的,都不約而同都覺得不能接受。對他們來說AKB不是萌妹子的代名詞,而是一種團體的力量、活力、陽光。成員,尤是阿醬這樣的成員,走了的話,AKB就再也不是原來的AKB了。就像一個拼圖,缺了一角,補上一個新製的代替品,感覺總是怪怪的。

  第二件事,特別令人感慨,就是舒琪退出微博圈。我不明白,一個人,問心無愧的人,為什麼可以受到如此強烈的抨擊。她沒有什麼強硬的態度,她說的話也只是有感而發,由心發出,真誠不虛偽,卻因而成了箭靶,被人任意地攻擊。我理解不了攻擊的人抱著什麼心態去傷害一個女人。她就只是一個女人,一個不會反撃的藝人,她走到這步不容易,世界卻有成千上萬沒有資格、卻有力量的人去否定她一切的努力,多麼的輕易,又多麼的殘酷。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無聲地抗議,用沉默傲視愚昧的人。

  第三件事,對我來說衝擊最大,是有關動漫科的老師的事。作為班長的我,今天下午,突然收到她的來信,說,她住院了,以後也不能上課了。我登時呆住,愣病又發作,想了很久,啥都想不出,只一直覺得自己看錯了什麼。直接晚上,才回宿舍確定了。在剛開不久,沒啥人的課用Q群中,跟在線的同學談了很久。這群人不多,因為開了不足一星期,沒有正式通知修這門科的人,只加了幾個拿了電話的同學。

  基本上,都是動漫愛好者,回應我通知的人都說不想這課就這樣沒有,大家提議了很多方案,把課改成研討會,改成放映課,改成自修課,好讓大家可以有乏味的一周學習中,維持著這門有愛的課,討論至十一點左右才結束,其實結果不算結果。因為沒有老師的課是不可能單靠一兩個學生的意願而維持住。所以亦只能決定明天在班上宣布以後,收集大家的意見及問題,再跟老師聯繫、確定。

  私心是希望這課能保留,但我明白,老師雖然沒說,可病得挺嚴重,一個不小心處理,這個班對她來說就是負擔。所以說,什麼事也好,只望船到橋頭自然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