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零】 被歷史遺忘的愛情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緣千里一線牽,無緣對面不相識

79_00.jpg

前言

  以下,是一個故事,一段姻緣。因為緣份的微妙,相隔千里的兩人,相知、相遇、相親……最後,他們相愛嗎?不知道,故事沒有結局,但世人深信,以那宮女的性格,她會得到幸福……然而,古代少女的幸福,不只是取決於自個兒的性格。

  宮女,是勞力者,但宮女亦有另一個身份--皇上的女人,只要幸運地得到皇上的垂青,就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那是古代女人夢寐以求的。但,成功的人,又有多少?即使成功了,皇帝寵愛又能維持多久?

  色衰而愛弛--身為一個女人,最希望的,還是覓得有情郎,且是一個能與之做到「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有心人。

正文

  唐朝的宮女在臨近秋末時,會身兼繡女的工作,為遠方的士兵縫製冬天用的大袍,一針一線地,以她們的方式送上祝福與溫暖。

  年年如是,長駐邊疆的士兵早已習慣,大多只有初來報到的士兵,收到大袍時,才會感到興奮--「嘩!這大袍的手工可真精細!」

  他撫著大袍,不禁讚嘆。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以生命兌現予我的承諾,贏得我冰心一顆、痴心一片

72_00.jpg  

  願她,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子,沒有后座,沒有榮華富貴,沒有萬千寵愛--她只想擁有他。

  為什麼命運不能如她所願?明明她的所求,就這一丟兒。

  世人說,上天賜了她一副嬌艷的花容。她的臉,是交換她一世幸福而來吧?她是多麼希望毀掉她這張臉,是它,逼使她,離開他。然而,她的臉卻是褒國免於覆亡的籌碼。

  天意,真愛弄人。當周王攻進褒國的一天,他以臣下的身份,送她到鎬京。一路上,沒有昔日的甜言蜜語,沒有昔日的呵護關懷,他以為這能讓她對他心死,他以為這會讓她甘心,他以為她就會因此接受周王,然後忘記他。只有她知道,那是永遠不可能發生的事。

  她知道,他愛著她,他只是選擇默默地愛著她、祝福著她。單是這一點,已能教她的心永遠停駐在他的身上。

  到了鎬京,她沒由來做了妃子,登上后座,看著周王與大臣為她爭辯,她只感到累。對,她從沒想過,活著是一件如此疲倦的事!

  她不哭、不笑,因為她以為,與他斷緣,已讓她心死。別人說,這樣的她別有一番韻味,她也由他去,周王卻千方百計讓她笑,那周王不是一個仁君,卻是一個能為她掏心掏肺的有心人。

  不過,心既死,如何能心動?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數百年後(可接上文)

85.jpg 

  合上載滿西夏歷史要點的筆記,男孩揉揉眉心,接過女孩手上的紙杯,喝了一口,便挑起眉。

  「開水?」

  「咖啡對身體不好,一天只可以喝三杯。」三杯以後,就是開水。

  「……教授呢?」

  「在整理文物,他打算挑數件有西夏文的碑文回去研究。」

  自從西夏被蒙古滅族,再沒有人會看西夏文,解讀出狀似是音節文字的西夏文,成了很多考古學家的畢生志願。

  「唉,還不知留在這兒多久。」男孩把筆記放回背包。

  「聽你的語氣,你好像很討厭這兒。」女孩坐到旁邊。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不在乎妳我之間存有的,是愛或恨,只盼你永留在我身邊--

 85.jpg

  首次與她相遇,是在一個赫炎的夏日下,她伴著西夏公主,碎步來到他的面對,隨著公主的敬禮,五體投地向他臣服……她大概以為,他看不見她那充滿怨恨的目光,事實上,他瞧得一清二楚。他甚至,為她那如炬的目光而傾心,在眾人錯愕的表情前宣佈:「我要她代替西夏公主,做我的女人。」

  以婢女代替公主,這對西夏皇室是何等的羞辱,但他並無任何的顧慮,因為他自信他是天下之王,更因為他想擁有她的慾望,凌駕於一切。

  而她,為了西夏,她願意服從他,但每次對上他的眼神,她都會露出厭惡的表情,從不掩飾對他的恨意。西夏所納的人質說,她一整個家族是死於被蒙古軍圍困的中興府內。面對仇人,她無力報復,更要對其婢膝奴顏,除了光明正大地敵視他,她又能做什麼?

  所以,她要瞪,瞪著他,用力地,瞪死他!

  一切,他都看在眼底,只是,映在他眼中的,不是她的無禮,而是她的孩子氣。一切,讓他更想寵她。

  他要她。他相信,以他的權勢,這不會是一個問題。惟一令他不甘的,是她滿心歸國的念頭,她已經是他的人,他絕對不會教她有機會從他的身邊逃開,即使他要死,也會帶走她……

  「你,是屬於我的。」

  「我,生是西夏的人,死是西夏的鬼,永永遠遠,生生世世,都不可能屬於你。」她淡然說。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