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自己寫文有一種風格的,或者應該說是寫文的思路--周三,一個朋友突然跟我說他想了一個有趣的梗,跟我談他故事的背景,他說以第三者的角度去形容、描述那個男主角,那個第三者就是男主角的女朋友(很多)。我覺得不足、不夠,說為啥不直接以男主角為第一稱去寫,當中,因為背景,可以寫出很多反思,很多領會,或許你寫著寫著你會發現他內心有更多的反叛,反人格、反人生、反上帝……我想,他的故事背景很有趣,只要他想,那故事的深度可以得到無限的發掘。

  發現了風格,高興的同時,也害怕,如果幾篇文章都是同一種感覺,感覺是多麼的糟糕。尤其是都在探討什麼東西,就更感討厭--陳腔濫調什麼的。前些日子,我才說覺得自己像個虛偽的衛道者,希望從這個角色跳出來,到頭來,不就只是原地繞了個圈麼?又想著,不談道德,談談情與誼的也好,不過硬要說些什麼東西來感動,又怕有種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感覺……天呀,我是不是不下筆比較好?

  不,絕不可能,兩年前,為了忙做幹事的事情,停了寫作好一段時間,回過頭,竟發現很多東西給自己遺忘了、忽視了,寫作是有點兒費時,可是能令自己把希望記下的事深刻化,反省自己忙碌之間錯過的東西。

  話說,今天,想記下幾件事--

  第一件,回到香港,經過地鐵站旁的天后廟,有點驚訝,有人搭起竹棚唱戲,不知是天后誕還是什麼日子,但這種慶節的方式愈來愈少了,尤其是在繁忙的香港。說起來可能有些奇怪,為啥沒有海岸的地鐵旁會有天后廟呢,因為香港填海實在太利害,我走過去地鐵的一路都是填出來,海岸線被愈扯愈遠,不單看不到,步行去找也未必找到。話說回戲棚,棚前有不少長者,因為我住的地方算是一個老人邨。所幸如此,戲棚不缺愛戲之人,雖然跟人山人海沒得比,可戲棚仍見熱鬧。戲棚不遠處,相距才十幾步路,有一個修路工程,有點擾人。

  --這就是香港一角,生活、與淡淡的傳統味、人情味。


  第二件,是有過網絡的事,從前覺得網絡力量很大,能把世界所有人的力量凝聚,幫助無助的人、完成少數人無法完成的事、比媒體更有透視性,可最近,卻發現網絡的力量雖大,卻能被輕易利用,更能輕易地讓人誤解一切。

  繼舒琪的事,今天又傳出一個消息,說一個小孩拾到三萬,等失主認領,可惜被騙領了,小孩以為做了好事,跟老師說,卻被三萬元的原主人知道了,要告他。傳得快,傳得廣,傳得人人都在臭罵,才知道那只是一個節目的情節。就像前些日子熱爆全球的Kony 2012,FB效應、正義在沸騰,但有多少人真的去認識事件的真實度?那邊的政府都說了,Joseph Kony早不在境內,視頻所說的數字是孩童失蹤人口的總數(好像還是虛算)而非實際被證實的受Joseph Kony所害的人數--面對一個視頻、消息,大家第一個反應是同情、被感動,而沒有半點質疑。

  --以驚人得嚇死人的網絡力量為基礎的話,沒有質疑的能力,就等同擁有無知而巨大的破壞力,不是好事


  第三件,嗯,這個不好多說,不過令我再次意識到一件事,我果然是家中最猥褻的成員!【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lotusjeweler
  • 言語道斷聖默言!
    佛陀弘法49年,涅槃前說衪沒說過片言隻字!何故也?
    無我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