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jpg 

  四天表演一次,這是假面木偶師表演的時間表,太多他的身子會負荷不了,太少會導致生活費不足──他的生活並不奢侈,就是愛買新的、昂貴的衣服給那個木偶。

  才過了三、四個月,憑著高超的技巧、生動的演繹,假面木偶師已頗有名聲。

  這時候的布拉格,正處於一波亢奮的政治熱潮中。

  一六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一群百姓挾帶簡單的武器,闖入王宮,推翻了布拉格的當政王朝,並揚言要從奧地利的統治中解放出來。是次行動與掀起的思潮的影響,馬上反映在當地木偶劇的內容情節。

  只有一個劇目、亦只會表演一個劇目的假面木偶師,因而開始被忽視。

  他的面龐一天比一天瘦削,衣服一天比一天破舊,他的木偶換上了新的、火紅的棉衣,頂著一頭順滑的金毛,皙白的臉頰上仿若帶點紅暈。

  一人一偶走在大街之上,強烈的對比尤惹人注目。

  亦因此,引起了一個木偶劇團的注意。

  「我們是傀儡木偶團。」

  假面木偶師抬頭看了來人一眼,又埋首收拾表演用完的工具。

  不用多想便知他們的來意,假面木偶師拒絕得乾脆:「你們別浪費時間了,我沒興趣。」

  「像你這樣是找不到生計。」

  獨偶戲,即使擁有多利用的技術,總有被厭倦的一天。

  這時,東西都收拾妥當,他亦不打算多留半分,只道:「一個地方厭倦了,還有另一個地方可去,我比較喜歡自由,捷克也是。」話語的同時,他牽過坐在一旁的木偶。

  看著漂亮的木偶,木偶團的人都說不出半句話來。

  之於他們,木偶只是一個傀儡,為了表演,他們會盡心打扮木偶,他們有的是木偶團龐大的收入。可是,他們卻從未見過一個能跟眼前偶媲美的木偶。

  這個木偶除了光鮮的服飾,眼底裡好像藏著一股生氣,使木偶變得耀眼。

  「我想,你們會明白吧?」假面木偶師再次抬頭,透過面具,凝望著每一個傀儡木偶團的團員。

  自由……

  的確,沒有對自由的嚮往,捷克人就不會手執鐵棍鋤頭也要反奧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

  沉默了一會,傀儡木偶團的首席上前,恭敬地說:「我為我們的唐突致歉。」

  「不會。」

  「等等。」假面木偶師不怎在意的舉步離開,那首席卻有點不捨的叫住了他。「可否回答我一個問題?」

  「怎樣了?」

  「你短時間內會離開布拉格嗎?」

  「可能會,亦可能不會……這事不是由我作主。」

  「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來找我,我叫倫道夫,倫道夫.馬爾。」

  「好的。」

  當時,誰也沒預料過,假面木偶師真的會有找倫道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