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jpg

<姐.晴>

  自從妹妹配了一副隱形眼鏡,我每天早晚都膽戰心驚的看著她戴上、除下那副藏在眼皮下的眼鏡,都會不由得想問--

  「為什麼你會戴隱形眼鏡?」

  某天,我凝望了雙生妹妹許久,終於忍不住問出來。

  妹妹轉頭,瞧著我,一笑,「你試著猜猜看。」

  猜得到我還會問嗎?所以,我問我的同學,她說:「因為戴隱形眼鏡的她,看下去美更多。晴,你也應該戴眼鏡,你跟雨的外貌完全是一個模子,但看下去,她比你更漂亮、更年輕!」

  是這樣嗎?雨愛美?她什麼時候開始愛美?還記得從前她跟我的品味完全一樣,直到現在,我們倆的衣服都是共用,這樣的她愛美嗎?

  愛美,能成為一個巨大的動力,讓她每天瞪大雙目與那兩片薄薄的鏡片奮戰到底嗎?

  我疑惑了,還是直接問妹妹比較快!

  「晴,為什麼你不試著想,我是因為喜歡隱形眼鏡,才會戴?」

  「喜歡?!」我一臉無法置信的樣子,看下去,就像聽到「我喜歡吃霉麵包」一樣可怕的話。

  妹妹的喜好,有可能那麼……獨特嗎?明明我們的性格、興趣完全一樣,為什麼對「隱形眼鏡」的感覺會如此截然不同?

  我追問下去,企圖改變她異常的想法,好半晌,雨苦笑:「晴,你是一直想著『為什麼雨跟我不一樣』吧?」

  我一愣,不明她突如其來的一問。

  雨嘆了一口氣,說:「晴呀晴,你為什麼就不試著想『為什麼我跟雨不一樣』?」

  「為什麼雨跟我不一樣」和「為什麼我跟雨不一樣」,有分別嗎?

  我一時間說不出半句話,一會,雨走開了。

 

<妹.雨>

  「你為什麼就不試著想『為什麼我跟雨不一樣』?」

  我拋下這句話,讓晴努力地猜度我的想法,是我對晴有一個小小的報復,因為她大概不會明白,在她這個完美的雙生姐姐衍生出來的壓力是多麼巨大!

  該讓她好好為我費神一下了!嘻!

  她,也許不會瞭解我喜歡隱形眼鏡的理由,我想,可能世界所有人也不會明白隱形眼鏡對我的意義。

  從小到大,我就像晴的影子。

  我知道晴以為我倆像孖公仔,但我清楚,同一個模樣,她是多麼耀眼,我是多麼平凡。

  她的成績好,待人接物都比我成熟,而我,因為崇拜她,而一直追隨她、仿傚她。各方面的相同,只是我努力營造出來的假象……沒人知道我活得多苦,所有人只會看看晴,再瞧瞧我,然後笑著說,「真的是一個樣。」

  他們不知道,我累透了。

  直到我與晴一起到眼鏡店的一天--

  「兩位小姐,除了挑眼鏡框,還要試試我們的隱形眼鏡嗎?現在是推廣期……」

  「不了,我永世都不會戴隱形眼鏡!很可怕!」

  「隱形眼鏡,很可怕?不會吧?我倒覺得戴隱形眼鏡頗方便。」

  「那你戴隱形眼鏡,我戴眼鏡框的好了!你可別叫我戴!」

  晴的話,如當頭一棒。那一刻,我才醒覺到,我根本沒有成為別人影子的理由,我是我,晴是晴。

  其實,從來就只有我,一直困在死胡同,對吧?晴。

  只因以前外貌使我倆的身份混淆不清,讓我以為我與晴,必然是共同體。現在,晴戴眼鏡,我戴隱形眼鏡,從此,我倆便成為兩個完全獨立的個體。

  也許,晴永遠都不會知道,我曾多麼努力成為她的雙生妹妹,曾多麼努力趕上她的步伐;而她,卻愈走愈快,快得教我認清了我倆的距離。

 

P.S. 1
人是一種奇怪的生物
很多時候就是愛藏、藏、藏,你藏我又藏
人生不是在玩躲貓貓呢!
藏到最後的人,不會有獎喔!

P.S. 2
我不是雙生子,但有一個妹妹
之所以會寫姐妹,是因為,某天我發現--
小時候,我討厭妹妹賴著自己
長大後,她獨立了,我就像看著女兒出嫁的父親……

好懷念從前的生活
但人大了,再也尋不回童年的一切……

為什麼人不得不「學會」長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