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jpg

  風仔,是一個單純的小孩。很久以前,他就站在太平洋東岸,遙望著那如薯仔般的小島。他聽微風姐姐說,島上的人,每天在笑著,似乎生活得很快樂,讓他好生羨慕。但大海媽媽告訴他,他有別於「人」,所以永遠享受不到人類的幸福,他甚至不能靠近,因為他的存在代表摧毀。

  風仔平日十分乖巧,可惜,終究是一個小孩子,他按不住性子,忍不住好奇心。他想到小島去,哪怕瞧一眼也好--他真的沒想到後果,因為,他不懂。

  事實告訴風仔,他是一個災害。他親眼看著,他只是靠近了些,海岸便掀起巨浪;他著急了,再踏前一步,大樹晃動,行人顛三倒四;他害怕了,想再上前問候,並道歉。然而,無形無影的身軀,卻本能地、肆意地破壞著一切,毀滅的速度快得讓他心驚,於是他無助地流著淚,悔疚地大哭。

  淚水化成暴雨,哭聲變成風嘯,使災害變得更嚴重,風仔不知,更不覺,他只是在哭著,鬧著,他一心只想小島變回原狀。他願意收起好奇,收起任性,但在這之前,請讓小島變回原狀……

  過了好久、好久,不知何時,大海媽媽來到風仔旁邊,擁著風仔,呢喃了兩句,「風仔,離開吧,回家吧。你的家,在大海。」聞言,風仔想問,小島將會怎樣了,但他哭累了,很快,在大海媽媽的懷裡睡著了。醒來時,他已經回到太平洋東部。

  風仔一直哭,他非常自責--為什麼他天生有著破壞的能力?他只想跟人類玩,為什麼不可以?為什麼人類能自個兒安然地玩著?大海媽媽在他的身邊,嘆著氣,說:「風仔,萬物天生便有一定的破壞力,有的是外放,有的是內歛,知道嗎?」風仔當然不知道,他只想知道小島的情況,但又不敢到小島去。大海媽媽自然猜得到他在想什麼,所以就拜託海鷗叔叔,留意小島,再告訴風仔。

  小島的災害,比風仔想像中還要嚴重,死了很多人,路道都被破壞得面目全非,沒崩倒的房屋都歪了,沿岸一帶更被完成淹沒。數天過去了,小島的居民仍努力地、不分晝夜地進行救援工作,不過,進度緩慢得很。還好,其他地方知道了小島的事後,都馬上派遣救援隊。

  奇怪的,是小島上的人總是掛著不一樣的表情,有人悲痛欲絕地號哭、有人無聲地流淚、有人淡淡的苦笑著、有人愣愣然的呆坐、有人默默地閉上雙眼、有人皺著眉頭地叫喊,有人笑若楊柳般輕柔、有人激動地叫罵、有人目無表情地演說、有人似有若無地賭氣、有人一心一意地救災……

  「生在同一個國度,同一片土地,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分別?」

  風仔不明白,大海媽媽抱著他,重複了一句話--你有別於「人」。

  風仔聽著海鷗叔叔的描述,想了很久,直到小島上的居民慢慢回復昔日的微笑時,終於,他認清了:他不是人,即使他自詡擁有人類的七情六慾,但,他沒有人心。至於,「人心」這回事,大海媽媽說,不懂,更好。所以,他放棄了問。

  他體會過,有時,好奇心,可以很可怕。

 

P.S. 1
香港,為了台灣的水災而發起的節目很有趣
有趣,在於:
當無線(電視台)的人呼籲時,亞視(電視台)會播廣告
當亞視(電視台)的人呼籲時,無線(電視台)又播廣告
這是說明--
敵人,在危急關頭仍是敵人?還是……
當敵人無視「目的」耍陰時,理應「回應」,否則對不起自己?
同是香港,卻是如此……中台的,我不清楚,不說好了……
也許是無心,也許是有意,也許是無心當有意
我什麼都不知道

也許颱風無情,但比起人心的難測
颱風能有多可怕 ?


P.S. 2
八八水災終有一天會成為「歷史」
希望那一天快點來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