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jpg

一生從未如意,大禍小難不斷,但今日之後,她就會覺得以前的哀聲嘆氣全都白白浪費了,就會明白什麼才是從頭倒楣到脚!

以致完全沈浸在怒火中的她沒有發現有一個陌生人出現在她家,脚步隨著他發出的聲音來到了房門前,正巧遇上在她怒火和大吼中犧牲的手機,幸好他訓練有素反應敏捷避開了手機,讓它在身後壯烈犧牲,為自己的俊臉免了一場災禍,不然葉青馬上又要背上一條傷人罪!

時佑荏挑挑眉,對發出吼聲和丟手機的人起了興趣,從走入這間房子看到的景象他就知道他要找的人已經不在,本已想離開的了!但他被留下來的人勾起了興趣,屋裏的人是誰?是很有趣的人吧,留在身邊一定會有不少樂趣!

時佑荏倚在門邊打量著垂下頭跌坐在地上的人,看那身校服打扮,應該是高中生,是他們的女兒吧!真可憐,被人遺棄了呢!

踏步向前發出的聲音讓那女孩發現了他,抬起頭戒備地看著他,時佑荏呆住了,有一瞬間他以為、以為『她』……眉眼間的熟悉感……但看清楚一點,其實樣貌並不很相似,只是一瞬間的感覺太像了!

「你是誰?怎麼可以擅自闖入別人的家?」女孩站起來,一臉戒備,凶凶地說。

那氣勢就像是一個看到主人以外的陌生人的貓兒那般,和記憶中柔柔的人兒差很遠!但卻勾起了他的玩心!

「首先,問別人名字以前要先報上名來,這是基本的禮貌!再者,我是來找人的,敲過門沒人應,門開著又看到裏面世界大戰後般的狀況我才進來看看發生什麼事了,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

「找人?找誰?」葉青把他一大段話過濾出重點,直切主題。

「我是來找你父母的,你叫……葉青吧!」時佑荏其實是在大廳看到了一些散落滿地的舊本子,上面寫著葉青和葉星兩個名字,他猜測女孩一定是那個字體秀麗的那個。

「他們走了。」葉青冷淡地說,臉孔又冷了幾分。對聽到自己的名字從他口中說出,著實有點驚訝,但他總是透過某種方法知道的,既然知道了,也沒什麼好說了。

「那他們去哪兒了!」

「不知道!」又是冷冷的語氣,好像那兩人和他無任何關係。

「哦,那就不打擾了!」時佑荏說出了葉青最想聽到的話,轉身慢悠悠地踱步離開,一邊還在大聲地喃喃自語︰「唉!還以為可以私下拿回那套水晶杯、金筆、鑽石領帶夾什麼的,他們偷了東西肯定是馬上跑路的了,還是要報警……」

在他刻意安排下,葉青自然聽到了他的『喃喃自語』,聰明的腦袋自然憑他的舉動猜測到些什麼,自然地按照他預定的劇情跑過去拉住他……

「你說什麼水晶杯什麼報警?」

「你不是猜到了嗎?」時佑荏暗自竊笑,一副篤定的樣子,「你的父母他們偷了我的東西走了,而我要報警拿回我的東西!」

他們肯定是想他已不在那住就以為偷了房裏的東西會神不知鬼不覺,卻不知管家每天都會去打掃那間無人住的房間,而且對裏面的物品可謂比他還熟悉清楚,一下就發現裏面小了什麼,就馬上向他報告。而他也從線索找到了最有嫌疑的兩人,在那做下人的葉夫婦。要是他們偷的是其他東西,或許他會就這麼算了,但那套水晶杯是特別的!

「你……你胡說!你有什麼證據?不是說說就有人相信的!」葉青強逼自己不去相信這個陌生人的說話,不太接受現實。

「我是不是胡說警察會查,對了我家是有錄影機的,好像有拍下他們偷東西……」時佑荏撫著下巴回憶。

「够了!」葉青大吼。他當然知道他能找到這就是有確實的證據,而且說老爸阿姨這個時候偷了人家的東西是一點也不稀奇!雖然好想不理他們,但又硬不了心腸!想到這,他煩躁地說︰「你可不可以不要報警?」

「哇哇哇……你是求我不要報驚嗎?這不是求人的態度哦!」

「你……你可不可以不要報警,那水晶杯還有他們拿了的東西多少錢,我賠你!」

「賠?你確定你有錢賠我!」眼睛從上而下地打量人,擺出一副看不起的樣子。

「我可以去打工,一定會盡快還給你的。」看到他那一副看不起人的臉孔就氣不打一處來,簡直對不起上天給他的一張好臉蛋。

「打工?那要等到什麼時候才可以還清?你這樣子……」時佑荏還想再多踩她幾下,一把尖銳刺耳的聲音闖了進來。

「唏噓,怎麼亂成這樣,剛打完仗嗎,真麻煩!你怎麼還在這裏,還帶男生回來,真是……不過還挺帥的嘛,還沒收拾好嗎,手脚快點,我今晚還要交屋子給人呢!快點。」一身鮮艷的房東太太拿塗滿指甲油的手指指著葉青,一臉嫌惡地說。

「陳太太,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我為什麼要收拾東西,你要什麼房子給人?」

「什麼,你不知你爸退租了,還把抵押金都拿走了,我已經把這間房子租姶其他人,你現在就要搬走。」

「什麼?我不知道有這樣的事,你現在要我搬走,我要住哪!你通融一陣好嗎?」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我不管你知不知道,你給我馬上搬走,等下我再來收房子。」說完就踏著高根鞋離開。

真的是被徹底抛棄了,葉青徹底無力,一下跌坐在地上,腦中為一下子太多的打擊而一片空白,朦朧的眼睛就像迷路的孩子一樣。

怎麼可以這樣,把所有錢和值錢的東西都拿走了,連房子都退掉,讓人怎麼生活下去。我才是你的親生女兒,那些錢是我自己賺的呢……

看到她一下子失掉生氣的樣子,時佑荏的心揪緊了,忍不住蹲下來,在她頭上輕拍了兩下,在她看上來時微笑。

用進來後未曾出現過的温柔聲音說:「你不是要出去打工賺錢還我嗎,那不如來我家打工吧,包吃包住,錢就從你薪水扣。這麼一來我就不用怕你跑路,不知上哪找你。」

在温暖的微笑和温柔的聲音中,葉青的命運扭向了新的方向,和不一樣的人重疊……

創作者介紹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