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一下,這兩三天沒勁寫東西,有關打擊盜圖及有關奧運各種歡樂與刷下限的資訊不斷,想寫點什麼發泄,卻又覺得想得愈多、逃避的心態便愈見嚴重,而有些事我甚至沒有立場評論,最後發現自己頂多只能圍觀的時候--就默默圍觀咯,成功時一起喜悅,失敗時給點支持,默默的。
 

  回到今天,其實本來也不打算談什麼宗教,只是想寫一個人,之所以想起這個人是因為一本書,之所以看那本書是……其實我只想多看幾本書而已,書名《說文解字》,不過不是許慎寫的,算是古書名新書餡,以抽出幾十個字方式去解說文字,看到取字時,著者提出了一個詞「耳順」。

  按孔子所說,六十而耳順之人能「進德之序」,聽人之言無不有道理,順之,說是耳順,更應說是心順,順人、順道、順自然--這不禁令我想起一個人,一個女人,六十多,基督徒。

  兩年多不見,也不想再見。從前她對我不錯,就是比我爸我媽嚴肅點,但直覺也是為我好的人,小時候她信佛,後來隨她兒子轉信基督,連那股肅氣也淡多了。兩年多前,家裡出了大事,她常常到我家,跟我母親談上帝,我母親是個單純的人,我有覺有個伴對她來說是好事,雖然我希望成為她的伴,可是沒法。一來我到了內地讀書,二來即使我能說出多有道理的話安撫她,她也放心不下,對她來說,我永遠是沒有權威性的孩子。

  像一般基督徒般,女人向母親傳了很多福音,如果母親不是個無神論者,她應該已成了基督徒,我不是基督,但那時覺得母親也許需要一個宗教,也叫她去一下教會。

  最後,沒有。我回到內地後,香港發生了很多事,從一個叔叔跟妹妹口中,我得知母親跟那個女人絕交了。因為女人的兒子常來看母親,女人吃醋,酸得打了個電話來,叫母親還她兒子,罵母親「死八婆」。

  六十而耳順?曾而佛教徒而今是基督徒?呵!

  知道後,我氣得半死,氣那女人,也氣自己。

  那次,算是對宗教有了「新一層」的認知,當然,那不是全盤否決了宗教的存在與價值,因為身邊也有絕對的「善徒」。只是覺得,在宗教這光鮮的外皮下,有美好,也會有骯髒。有時候,光鮮的外皮更突顥出骯髒的嘔心程度。

  本來,我就不是個會相信宗教的人,某老師說:「你相信了一種類似宗教的東西。」,我沒否定,因為有時候我隱約也感受到自己似乎堅持相信著什麼;另一個朋友說:「你似乎把宗教當成知識、科目。」,大概可以理解為:你不會去信仰數學、語文吧?--一言驚醒夢中人呢,這就解釋了為毛一堆叫我信啥信啥的人都無法說服我去加入啥啥宗教,很久很久以前,我就不是以一個「非信徒」的身份站在「信徒」的旁邊,由始到終,我都只是一個「局外人」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