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久沒寫,總覺得快到了無視之前定下來的目標,決定睡前記一筆。

  忙碌的我有一個很多的缺點,就是不會思考,因為不懂符一心二用,常覺得這是虧了些什麼。兩、三個小時前,死黨打了個電話過來跟我談一個梗,以聖經的亞當與夏娃為背景,他說,總覺得夏娃會食禁果是因為有一種東西是上帝控制不住,這東西叫命運;我想了想,覺得很有趣,因為我想到的是另一方面--為什麼說命運,而不是說「人的意識」,西方,上帝就是一個等同於命運的存在,意識卻是個人性的。

  很久以前,看一本書《墮天使事典》,封面用了一句話:為了彰顯神的存在。就開始腦補起來,到底墮天使是因為自身意識反抗,而是因為神識而反抗。如果是後者,那麼上神未必太可怕,為了得到歌頌,祂創造了醜惡。《老殘遊記》中,對上帝與撒旦,完全是另一回事,大意是,上帝最終沒有滅撒旦,因為世界需要陰與陽的對立與存在。這似乎違反了「上帝全能」論,但我更相信全能與至善不是相對等的存在。

  西方愛以人為神的表象,但當意義上,不把「上帝」不是一個「祂」,而是一種理、一股力,抽象的象徵能使「上帝」這個話題變得更有趣。總被人一言概之的話,就不太好玩。在探究描寫上帝的作品方面,若說是談「上帝」不如說在談人性,因為「完美的上帝」的假定,彷彿把事物當中滲透著的人性暴露在曠野中,很多很多的理所當然,都顯現著無稽。

  記得朋友的貓不久前生了小孩,朋友看著小貓髒,為牠洗澡,看她餓,餵牠喝牛奶。不知情的人以為她們愛貓,小貓正活在幸福中。事實上,貓怕水,尤是剛出生的小貓,身子很弱;事實上,小貓的食物很講究,可以喝奶,但絕對不是「牛奶」,牛奶對小貓是有害--簡單來說,我的朋友的愛心行動,都是正在殺死小貓。她們笑咪咪,小貓卻萬般惶恐。

  這就是理所當然與無稽的矛盾與結合,「理所當然」,是世界最可怕的東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