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過去了,字數慢慢補。其實功課完成已過了兩天,但說了一周,也說算了,這學年功課好像特別多,其實也不應停多少,不然補上來也辛苦,前些日子在鮮網開了個帳號練筆,這裡字數補不上就在那裡找來填!

  過去一周不單是在忙功課,也忙著回珠海拍照片。回,彷彿回到回憶之中,珠海真是各種的好。從前在珠海常聽說廣州好,可當到了廣州……唉,多懷念。尤是這次拍照,漫社幾個已經畢業的都回來珠海圍觀,一共五代的人站在一起,總覺得時光雖逝而情仍在。可心頭一轉,又不禁想著,未來的我,能否以一個參與者的身份,為連結過去與未來出一分力呢?

  想著,又記得,漫社、身邊人,很多都說,總有一天我會出國、總有一天我會離開某地,有的是香港,有的是內地,主要是厭倦了生活的城市。香港的,討厭生活圍著金錢轉,內地的,討厭一切的虛假,包括食品、包括制度、包括人心;走在這樣的社會上會發現,自嘲一番已成了一種習慣,歡樂是有,可更多的是無奈與悲哀。天南地北,各散東西,又有誰知道會否有緣再聚?

  有時,總害怕終有一天現在的一切會化為輕煙,無聲無息地飄散不見。對於未來,恐懼比期待的心情要多,也許是因為現在太幸福,幸福到想一直維持一下,幸福得不敢想像再得到更多、而只有一絲不變的希望……就這樣,簡簡單單的,過著日子。

  我腦子不好,不算笨,而是鈍。想不了太多事,想不了太複雜的事,不然我會瘋掉。

  上學期借了一筆錢給朋友,沒有問原因,只知道朋友急用。筆錢是我這學年整整半年的生活費,借時只覺得那個朋友是重情義的人,不會不還。回到家,給母親知道了,從追問朋友借錢的原因,到假設朋友不還要如果追債,用了足足兩個鐘頭,而我,從一開始被問原因就已經啞口無言,我的確是什麼都不知道。經過那兩個多小時,我開始胡思亂想,想到晚上也失眠了。借錢以後,知道我借出金額的朋友都反問我,那人會不會還錢,我說一定會,想著是大家不認識那人、不清楚他為人而已。這信念因為那兩個小時的訓話而被動搖了,只能說我對朋友的信任還達不了絕對的境界。事情解決很簡單,找一個認識那朋友的人,跟我說一句:那人會還的,相信一次吧--然後我就睡得很安穩了。

  這世界有無盡的可能性,而我往往會在幻想間,失卻方向;害怕迷失,所以不敢多想,只希望把一切簡單化。人人以為必然的,卻發現,其實一個小小的因素便能改變一切,蝴蝶效應啊。從前總會冀望著什麼,現在只盡量讓自己什麼也不求。無欲無求是不可能,但清心寡欲卻的確能讓一個人活得自在一點。

  這話,我都不敢在朋友前說,他們會笑,笑我年紀輕輕,大志卻早已磨光,或是說,我根本就是個沒野心的人。其際上,錯了,我有野心,而且野心很大,我想活得比任何人都要簡單、卻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