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下午,我的班主任兼導師上來宿舍,嗯,其實說真的,他的光臨對我們女生來說,緊張比開心要多,因為他之前一直找人為他的雙生子買奶粉。作為一個爸爸,他很愛他的孩子,常常聊呀聊就會親小孩一口,看到他的小孩,又想著內地坑爹的毒奶粉,幫他買是應該的,有時候看他照顧兩個小孩,花費大,奶粉錢會算零頭給他。

  他也有叫我買,我已買過四罐,不過之後他再問了一次,我就拒絕了。客觀看,我不好,可我真的不想再幫了。我每次帶的是兩罐奶粉,不輕,卻還有很多行李,因為我都是大假才回去,最後一次帶奶粉時,我提著行李箱,另外攜著一個大袋帶被子,還得拿奶粉--結果時,當我把東西都拿上六樓宿舍時,我的小腿都被奶粉罐撞得都是淤傷。

  幫,是我的決定,想著小孩能喝得健康我也開始,雖然上學年被勸說:「某某跟你一樣參加活動可是不影響成績」「你退步了很多,暑假回家思考一下」令我有種人比人、比死人的感覺,不過可不是所有導師都會問候。真的不爽是因為我發現了一件事,就是他叫我們買的奶粉中,有些是給親戚的。於是,我突然腦補了一堆借花敬佛、賣人情的情節,回過頭,又想著老師每次叫我買奶粉,也似乎不會想想我有多少東西要帶回內地、一句「方不方便」也不問時,心情就有點糾紛、鬱悶,難受極了。

  這是我的情況,部分同學沒怎跟他聯繫,也有一部分給他叫了買。大多心境都是幫可以幫,不過不太想便是,尤其是那種「有一自然有二,有二自然有習慣」的被強潛的感覺,令人有自覺排斥,所以,面對他的到來,我們都在想,是來問清明回不回家幫買奶粉麼?

  他帶了其中一個小孩來,坐不久,走前可真問了,大家回不回家。然後大家都默然了,我奇怪有些不回家的也沒勇氣說什麼,於是我便說我的計劃,回珠海暨南辦點事。老師喔了一聲便去到另一個同學的宿舍,拿奶粉。


  昨晚又給我玩三國殺玩過去了,其實自覺知道玩太多不好,可是召喚我出去玩的人都大四了,下學期就畢業走了,現在見面機會少一次就沒一次了,羽毛球也是因為有這想法而強迫自己起床。


  今天勾老師又不上課了,已經有三天的科沒見到她,她講課講得好,踏實、思想性強。我寧可她停了課、後補,也不好叫一個半調子的人來代,廢話連篇,聽著就覺得浪費時間、浪費生命,浪費了老師珍貴的課時!囧

  回到宿舍,才知道微博被封了評論,然後有不少資源網亦被封鎖了,從同學中得知似乎發生了些事,有關溫總的,真相不知道不清楚不敢說……就醬。
 

P.S.晚上回到如雪飄零發日記……就醬!

創作者介紹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