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周,周三周五早上,我早上六點二十五分起床,跟朋友到體育館打球,比起上周,這周的人出奇的多,今早我還特地買了早餐就衝了過去,結果門還沒開,門起已排了一條挺長的隊。門一開,大家拔足狂奔,然後,我搶不到位,我跟朋友如周三,坐了四十多分鐘,終於等某隊徹了。

  那四十多分鐘不難等,大家都是動漫社的,聊聊新番新鮮事,亦是一種享受。說起來,我發現動漫這回事逐漸得到重視,不是指一般成人或年輕人,而是大學界。從前我看漫畫看得好猥褻,母親對動漫的認知就是不良,我隨意點開一頁女角色穿短裙露大腿的圖,她便一驚。在香港,我沒有特別去接觸動漫圈子的人,就只是愛上網找資源;到內地前,只想著中國似乎有點保守,又似乎遍地抗日憤青,動漫發展似乎也不會有多少蓬勃。

  可是我錯了,大錯特錯,接觸動漫社、了解內地的動漫界後,我發現中國就只是原創力量不足,對動漫,很多人也是有愛的。不過,蓬勃不代表名聲都是好,內地的屎羊羊與灰太狼實在太有名,不少成人都看輕了動漫界。例如我的班主任兼導師,每次聽到我因為動漫社的活動而忙碌,他就會笑著搖頭:還是先搞好課業的好。

  真正令我覺得動漫被重視,甚至可以登上學術舞台的,是上學期的專業選修科「文化研究」。一開始老師說一定要開組做簡報談某文化時,我便想到了動漫。好想把精彩的動漫界展現在大家眼前、好想讓同學以至老師明白動漫其實好比文學作品--從表達的手法及技術、製造的規模、作品的思想內涵,動漫有著它應有的生存空間、甚至必須存在的便命。因為內容太多,第一次帶著構想去找老師時,被老師說:「內容太廣泛、沒有重點。你不如把其中一點抽出來。」

  我那時,一片迷然,每砍掉一點,就是砍點了「動漫」的一角,我還真有上幾十點,打算一一列舉……我掙扎了很久,決定把題目定為「信仰文化」,用條無形的線把幾個零散又重要的點連起來。直到報告完畢,老師仍說我可以再砍,因為每一點也是可以詳細至寫出一篇論文,她甚至鼓勵我寫下去,我那時忍不住問了一句,我的畢業論文也可以寫這個題目嗎?她笑著回答:「完全沒問題。」

  那時,我抽了其中一點,寫了近八千字的論文給她;這學期,我決定再抽一點去寫我的學年論文;我計劃著,寫畢業論文時,我要把那幾點結合在一起。


  我以為這就是「學術動漫」的全部,沒想到這學期又有一門公選課「動漫文化傳播與研究」,這次好玩,因為是公選課,我約好了動漫社的朋友,成群結隊地去旁聽(只有我跟兩名好友選了這門課)。四十人班,課室很小,選修了又去的人不多,我們的人卻佔了近四分之一,挺怪的。可能身邊的都是朋友,我們這幫人上課最活躍,佔了第一第二排,有空沒空吐糟一下。歡樂的兩節課便過去了。

  這門科的老師很好,她是研究國際關係的,之所以會扯到日本動漫是因為日本常以動漫作為一種外交手段。她有一個跟我們差不多大的兒子,看動漫的,跟我們交流時常說:我把你們都當成我孩子了,如果上課時大家能更活躍地提出意見去討論就更好,不一定就是我說,你們年輕的看動漫總比我多,一定比我更有心得。

  嗚呀,多開明的一個老師,這周她談到愛情動漫,其中一角扯到耽美(男男戀)文化,可能是她這一輩的人對同性戀的話題接觸不多,在簡報中把同性戀歸到「負面」、「畸愛」,我有點不平,上課時間又快結束,便在課後找上她,那時朋友都等著我去吃夜宵,談得不多,最後我抄下老師留下的電郵。回到宿舍我想了很久,決定寫信,為免因為睏而打錯字我等到了第二天,把信校對一遍便傳了過去。

  很久以前,我是討厭同性戀,覺得噁心,但隨著長大,接觸過很多事,看了很多作品(包括動漫、小說),可能眼界開了,對某些事物也看得很開。因為不了解而拒絕接受很常見,由於現在自己成了腐女的關係,對同性戀有種莫名要維護的使命感,且非常強烈。那天(周二)晚上寫開了個頭,明知翌日要早點起床,我也一直寫到十二點,才打著呵欠地爬上床。

  信的內容其實不止有關同性戀,前略後略,節錄出來內容如下,:

  「…(略)…有關這同性戀,對我一代人(特別是我這樣專去接觸這類東西的人),視角有幾點的:第一,之前說過不少同性是先天的,基本來說,性向這回事沒有什麼正常不正常之分;第二,我認為真正的愛情是因為「那個人」,而不會理會性別的問題,尤其看到同性戀比異性戀來得困難,就更覺可貴。(所謂的「很有愛」)

  第三,是宏觀同性的題材,由於戀人是同性,而非男女,很多時候同性戀動漫都會以另類的角度去剖析愛情。如同「戀愛的兩人應是異性」的觀點,「男女關係是分別為保護者及被保護」(潛意識男女之間永遠不平等)的觀點在普遍的人心目中亦是非常堅定的。但同性動漫中,這分界卻從來沒有,兩人從一開始就能處於一個對等的狀態。

  第四,承上點,有關題材主題,用例子說明吧。男男的,比較經典是<間之楔>,以奴隸與貴族之間的無法跨越的鴻溝為主線;女女的,就是<少女革命>,故事是一個女孩追求著記憶中的王子,而最後,她成了「王子」,拯救了「公主」。兩部作品都是十幾二十年前,當時來說是劃時代的,前者是在追求沒有門第階級分別的世界,後者象徵著女權主義的掘起,說明新時代的女性不應只依存男人、應自強。

  至於這是不是「畸」愛,見仁見智。想想如果世界一開始就是同性戀(當作主流),那異性戀、雙性戀又算不算叫「畸」呢?其實很多觀念刻得太深,不管觀念自身是對是錯,還是無對錯之分。

  以上是我的見解,大抵可以讓老師您了解一下另類的視角。…(略)…」


  記得文化研究的傅老師說:「興趣是最好的老師」,由於這次談到興趣,不由自主便扯了一堆廢話,想想,也許我可以「一天一部」的介紹動漫作品,從畫風點評到內容思想什麼的,可能令這作業變得更有趣(大概只有我會這樣想,哈)。

創作者介紹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