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沒有值得紀念的地方,以今天為一日一記的開始很簡單,就是因為老師的一個作業--一天要寫五百字。沒有既定的題目,也沒有必須表達的思想,只要是原創就可以,也就是說胡扯一堆鬼話,也就可以了。

  記得寒假時回家,看到弟弟中文成績超級差,便跟他說:給我一天寫一次日記,四百字到五百字不等。他才中三,但作文不得少於四百字,而我這個讀大學的,還學中文的人,如果一天寫不了一千字,可就得慚愧一番,所以我決定了,我一天要寫(扯)上一千字。

  萬事起頭難,可我這人有個特別的屬性,自己自覺去做的事,總是一頭勁的幹一會就冷下來,但只有別人吩咐的事,卻總能「負責任」地、認真地、力求完美地完成。這次,老師既說要做一周的「一日五百字」,我當下就決定好好利用這契機,開始這個一日一記。

  這個一日一記,對我自己來說,是個實驗。記得小學時,我最敬愛的數學老師給我說了個故事,我大概記得是一個有關柏拉圖的故事,談堅持的,大致內容是他老師要他們班的同學回家做一件事,在他沒說明時間的情況下,一個月後,他問多少人仍在做,不少人舉手了;然後,三個月後,問多少人仍在做,少了很多人舉手;一年後,再問多少人仍在做,只有柏拉圖一個人舉手。上網一查,那件事很簡單,把頭伸前再甩後三百次,還有,沒有「三個月後」問的那一次。

  不知我的堅持能有多長的時候,能一直堅持下去,就表示我可能有丁點成功的本錢。沒能成功,就當這文章是一篇自嘲文吧。我這人啥都缺,就是不缺「自嘲之明」……

  回到「今天」的主題上吧,今天是陰沉沉的一天,似乎要下雨又不下雨,天空好像在苦逼地訴說久在憋屎卻連個屁也逼不出來的感覺,而這樣天氣總讓我不自覺懶起來。我常說,我是一個靠太陽能生存的人類,沒有陽光的日子,我就沒有幹活的動力。這一半是偷懶的藉口,一半是真的。

  大半天下來,最令我有成就感的,就是煮了個午餐跟晚餐,食材還多買了些,可以煮明天的早餐。之所以會煮東西,也是別人吩咐的,這人是我的好朋友,看我斷斷續續咳了半年還不能痊癒,周日晚上就帶我去藥房配藥並傳授我清淡飲食的真諦,叮囑我一定、一定、一定要戒口,再不好這病就會成了我的終身老友、伴我一世。

  好吧,為了我下半生的幸福著想,我就展開這個白灼豬肉蔬菜伴面條的日子。沒想像中痛苦,清淡、卻不難食,最少沒味精,沒有獵奇的味道,我還是挺自得其樂的;就是昨天晚上覺得時間不好安排,因為下午課跟晚上課之間,只有一小時,煮了面條就只剩下十多分鐘吃,吃得我又熱又急。現在食物問題解決了,就只希望配藥有效,可以盡快把病根完全清除!

  嗯,吃完晚餐,準備上晚間課去,今天晚上的選修課談動漫文化,很好玩的,期待。


  P.S.不知不覺扯了過千字了,這多容易!【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