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火車上,看著外面,窗外是飛馳的景色。一個景物過去了,下一個會緊接著,轉瞬就過,可永遠不會空白。所以說,過去的不重要,現在的不重要,將來的也不重要!

  『到底什麼才最重要呢?』他曾經問我。

  『人生根本什麼也不重要,只要放得下!』我答。

  『放得下?你什麼都可以放下嗎?』他不服氣地捉住我說,堅定的眼神讓人心慌。『不可能,不可以!』

  我避開他的眼神,咕嚕︰『是嗎?』

  下了火車,是熟悉的荒涼感,偏僻的小村車站連站務員也沒有。我提著簡單的行李走在熟悉又陌生的小路上,有三年沒回來了,這裏一點也沒有改變,完全看不到時間的痕跡,小時候赤腳在這裏玩耍的情景模模糊糊地出現在眼前!小路依然崎嶇不平,路旁雜草叢生。站在高處的路上,下面的田方方正正綠油油一片,和大城市一幢幢方方正正的高樓大厦真是天壤之別!

  可是,總是在田裏埋首工作的老爺爺卻不見了踪影,在回家路上總會遇到的趕著大牛的小強也見不到了,奶奶也不在了……十年人事幾番新!歲月總是不甘心過去無痕,總會留下一點點線索,讓人驚覺歲月飛逝。

  破舊的房子也不堪歲月的搓磨更顯殘破,由於沒有打掃,地板都鋪了一層厚厚的灰塵。

  脫掉鞋子踏上外廊,小時候的習慣還在潛意識裏,婆婆喜歡在外廊午睡,所以不可以弄髒了。

  脚下沾滿了塵,打開了移門,塵埃四散令我不自覺瞇起眼咳起來,習慣用手捂著口,卻忘了手上沒有手帕。要讓他知道一定會板著臉訓話︰『不可以靠近灰塵亂飛的地方,對氣管不好的,一定要的時候也要用手帕捂著口!』

  在這裏真正是夜不閉戶,因為根本窮得沒什麼可偷!屋裏空空如也,連基本的桌椅用具也在婆婆過世時送人了!

  稍稍清理出一小塊乾淨的地方後,太陽已經西斜了,步出房子想要到村裏的小商店買點食物和被鋪,想了想又折回拿了一件外衣才繼續行。

  那人惡聲惡氣的教訓言猶在耳,『說了多少次出門一定要帶備外衣,夜晚天氣轉冷,會著涼的!』然後丟給我一件外衣。

  唯一的商店距離頻遠,我還在悠閒地踱步,他在的話一定免不了一頓教訓!他一直很堅持規律正常的生活習慣,而我己經錯過了晚飯時間,被寵壞了的肚子正在抗議!

  回家路上,一陣冷風吹過,打了個冷顫,手上的外衣派上用場了!突然,一股飄盪在空氣中的檸檬香讓我停下脚步,和他身上的氣味一樣!我蹲在散發出香味的香草田旁邊,忍不住伸手摘了一枝貌不驚人的香草,多吸取那讓人放鬆的香味,就像被他抱著一樣!

  耳邊又浮現他皺著眉提醒的說話︰『夜晚危險,天黑後不要一個人在外面亂逛!』發現暗下來的天色,我不舍地站起來準備離開,才一轉身,便被旁邊不知何時出現大張著眼睛打量著的人嚇了一跳。

  「亞書,真是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幾年沒見,都變樣子了,差點認不出你了!」那人在我還沒反應過來以前就熱情地寒暄,還指著自己期待地問︰「我是小強,那個趕牛的小強,記得嗎?你不是說牛的味道很難聞嗎,我現在改行種香草了呢!」

  「你喜歡這種香味嗎?是我種的!」看到我手上的那枝香草,他又強塞了一把給我,更興奮地介紹︰「這叫香蜂草,名字是不是很特別?其實因為它氣味香甜招惹蜜蜂所以才叫這個名字!它有很多用途,可以改善失眠鎮定神經,藥書裏還記載香蜂草可以驅趕黑色思緒……」

  「我……」我的聲音成功讓他停下了說話把注意力放回我身上了。按照我的記憶,如果我不出聲打斷他的話,他一定可以把談話延伸至第二天!「我還有事,先走了!」

  「嗯!對了,你家有沒有多餘的被褥,可以賣給我嗎?」想起在店舖買不到的被子,我不得不問他。

  聽到我的話,他暗淡的臉一下子發光了,「說什麼賣,你要送給你就行了,我馬上給你送過去!」

  「謝謝!」我沒有回絕他的好意,因為跟他爭論只會浪費時間而沒成效,還被子給他的時候再把錢放一起就算了。

  我打開手上的便當,不禁覺得有些陌生,自從認識他後就沒吃過了!他對吃進肚子的食物很高要求,堅信保持均衡的飲食才可健康,每天都親自烹調早晚餐,用最新鮮時令的食材。我卻覺得只是裹腹而已,吃什麼都沒所謂。他對我的想法極度不以為然,常調侃我說︰『一個食物營養系高材生竟然說出這樣的話,讓你的教授聽到,肯定氣得吹鬍子瞪眼,然後把你當了!』

  剛才還熱騰騰的便當在經過一段回家的路程和路上的耽擱已然冷掉了,口中咀嚼著沒有味道的粗糙米飯,一下子沒了胃口!認識他以前,我明明每天在吃,都不覺得特別難吃,可是現在胃口都給他的精心出品養刁了!

  我躺在被窩裏,一個人的被窩顯得有點冷,身旁是被風吹得搖擺不定的蠟燭火焰。記得在停電的日子,他常常一回到家就把我放床邊的蠟燭拿到安全的地方,然後氣急敗壞地斥責︰『不是說了不許點著蠟燭睡覺,燒起來怎麼辦!?你這樣温吞,燒到身邊了也不會跑!』我也想把蠟燭吹熄,可是沒有他的地方,黑暗變得讓人不安!

  把剛才小強硬塞給我的那一大把香蜂草放在枕邊,檸檬般的清香環繞著我,竟然真有讓人安心的奇效,就像他躺在身邊一般!

  天剛亮我便起床往山上出發,花了一段不短的時間上到山頂來到一個墳墓前面,這就是我這次行程的目的—按照約定回來告訴她我有戀人了。

  「婆婆,我回來了!我……愛上了一個人,他是一個嘮叨的男生。」我把手上的香蜂草放到墳前,只留下一枝在手,「這是香蜂草,聽說是一種可以驅趕黑色思緒的香草……像他。」

  「您放心了吧!」

  突然我後面傳來一陣喘氣聲和熟悉的淡淡的檸檬香,我回頭看到在大口大口喘氣的人,不免有點驚訝,脫口而出︰「你怎麼會在這兒?」

  怎知他聽了馬上變臉,一臉恐佈的怒氣像要吃人似的跑上前捉住我的手大吼︰「這句話是我問你才對!為什麼不辭而別?你不知道人家會擔心的嗎?電話又關機,我還以為你遇到什麼危險,還以為你……走了……」

  「這裏沒訊號,我不是有留字給你嗎?」

  「留字?那算什麼,就『回鄉,勿念!』四個字,看了不擔心才有鬼呢!你要回家鄉為什麼不跟我直說,我可以陪你啊!」

  「這個季節公司應該很忙的,不是嗎?」我也是為他著想。

  「公司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沒我幾天不會倒的!」語氣緩下來了帶點無奈,他的怒氣似乎已經消散了不少。

  「我只是回來拜祭我外婆,不用把工作耽擱了!」

  看了看我身後的墳,他又傷心埋怨地說︰「你回來拜祭你外婆這麼重要的事也不帶我一起回來把我介紹給她認識……」

  我不理他轉身離開,反正他就是喜歡無事悲風月,就算沒什麼也給他說成是人間悲劇!他果然馬上把他的傷心丟到九霄雲外去了,追上來捉住我的手︰「你來拜祭怎麼沒有祭品?」

  「為什麼要帶祭品,那只會浪費,她又吃不了!真有心就在還活著的時候給她好的生活,不是現在才做一些門面功夫。」

  「是……是這樣沒錯,可是又好像不是!」他好像很疑惑,苦惱地皺起好看的眉頭,但想了一陣還是理不清其中的是非後,他便放棄了,把目光轉向我手上的香草,捉起我的手放在鼻前輕嗅,「剛才我就聞到的了,你手上拿著什麼,很好聞!」

  「香蜂草。」

  「好奇怪的名字!」

  「因為它最會招蜂引蝶,像你一樣!」

  「我哪有,我最愛你,其他人看都不會多看一眼,你才招蜂引蝶呢,害得我……啊,你在幹什麼?」

  「收拾行李回去,不然趕不及今天的車!」沒有停下手上的工作,我看也沒看他回答。

  他像是聽到了什麼荒誕的事一樣誇張地大叫︰「回去?我才剛到……」

  「你喜歡可以留下,我還有很多報告和兼職要做,恕不奉陪!」拉上拉鏈提起行李往外走。

  「啊!你……你等等我……」手忙脚亂地收拾。

  我沒停下來,因為我知道他會追上我。他告訴了我,世上有些事物是很重要的,重要到不可能放下,不可以放下,更不甘心放下,至死方休!

創作者介紹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B
  • 好互補的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