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

  「倫道夫,你知道哪裡可以得到沒人要的舊木偶嗎?」

  這天,假面只能莉娜講解了一般木偶師須知,沒讓她試著控制一個木偶,因為他手上的兩個木偶都不適合她──捷克太高太重,偶線亦比一般木偶多;另一個人偶是倫道夫,不管是基於尊重擁有者,或是尊重木偶,他都不能讓她當作試驗。

  實際上,即使只是一個初學者,亦最好擁有一個自己的木偶,方便練習;而沒經濟基礎的初學者,最好就是配用一個舊木偶。

  「唔……」倫道夫撫著下巴,「最有可能的地方是魯師傅那兒,他有一半修理木偶的材料都是來自舊木偶……」

  「……什麼!」假面突然跳起來,「你的意思是,那人把舊木偶分屍?!」

  倫道夫一愣,「怎樣了?」

  看不到假面的表情,但見那顫抖的肩頭,聽着那走調的嗓音,直覺假面有點不對勁。

  對了!他怎會忘了假面是愛偶成痴的木偶師!

  在她打理木偶所花的心思,已應知道她寶貝木偶的程度,而今他竟然不知死活的在她面前提起這種「不為人道」的回收手法……

  「呃,魯師傅只會把無法修復的人偶拆件……」

  「我明白。」假面搶着說,「這種事,我早有聽聞。」

  「喔……是嗎?」

  也許,她的反應,不是憤怒。

  假面猶豫了會,問:「在哪可以找到魯師傅?」

  「他每天正午都會來木偶團,我可以帶你去找他。」

  假面想了想,說:「好。」

  語調中,聽不出任何情緒,又看不到她的表情……等等!戴面具的原因,可能就是為了掩飾情緒!

  倫道夫為自己腦海中一閃而過的念頭,感到不可思議。

  最不可思議的,是假面竟與魯師傅一見如故!

  「哈哈哈,沒問題!,舊木偶我多的是!」

  木偶團的帳篷欄前,嚮起響亮的大笑聲。

  拍拍假面的駝背,魯師傅打著宏亮的嗓子說:「最近被遺棄的舊木偶多,會跟我買舊木偶的卻少之又少。你要多少個?我送你又如何?」

  魯師傅是個近三十歲的男子,一身健康的蜜膚色,沒有壯健的體魄,有一對粗糙的雙手。

  「一個好了,人形,不重,不高,最好有表演用木偶所有的規範。有麼?」假面毫不客氣地說出條件。

  「喔。」魯師傅撫着下巴想了想,「要指定表演用的話,在我家有,不過今天下午有上門生意,我明天給你吧。」

  「好。」

  解決了木偶的事,假面便轉身離開,卻被魯師傅一把抓住肩頭,「忘了說,我送你木偶,有目的。」

  「……什麼目的?」

  「我要你讓我看看你的木偶。」魯師傅揚起一抹充滿陽光氣息的笑容。

  「……」

  一直站在一邊的倫道夫,突然發現,也許假面和魯師傅的性格迥然不同,但他們卻是同一類人。

P.S. 1
人稱方面,開始有點亂…
因為在倫道夫「心想」的段落,假面會由「他」變「她」……
而在普遍「心目中以為假面是男」的環境下,假面又得以「他」出現……
我這叫自找麻煩吧……

P.S. 2
開始不爽倫道夫(不知為什麼囧)…
也許會將他的地位降──降──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