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娜一下子撲向比克,一口氣說:「比克叔叔這天是不是有多餘的食物?我想多要一份早餐給芬可以不?可以不? 」

  「莉娜,你冷靜一點,你不是跟假面一起嗎?怎麼又會變成芬?」

  「剛剛芬來找我嘛。」莉娜止不住急躁的雙腿,原地踱著步,看著比克不忙不慌地在準備另一個盤子,放心了些,又說:「然後我就叫假面先吃,自己跑走了,啊!你一定猜不到我回來時發現了什麼事!」

  「喔?」比克拿過牛奶,連同盤子遞給莉娜,笑問:「發現了什麼?」

  「呀!謝謝!」莉娜接過早餐,才想起芬正餓着,一句抱歉便飛奔離開了。

  愈快愈好!

  莉娜一支箭般衝回去,看到假面與芬並坐一起,假面正吞下最後一口麵包,芬就向着自己揮手。

  「回來了?」芬高蹙眉頭,在懷中掏出一條挑紅色手帕,為走到身邊的莉娜拭汗,「快是好,但在烈日下跑步不好,你看你滿頭大汗,很辛苦吧!」

  「嘻嘻。」雖然沒有報以感謝的微笑,但面對為自己著想的芬,莉娜仍笑得很滿足,「我歇一會就好,你餓了,快吃早餐吧!」

  芬頓了頓,搖頭苦笑。

  其實,他早就吃過早餐了。明明是自己半開玩笑、半認真地把她支開,但見她大汗淋漓地為他張羅食物,和小臉上無邪凡笑容,又不忍拒絕她的好意──那就撐着肚皮,多吃一點吧……

  真可笑,每次開她的玩笑,總弄成自己受罪?

  「好好,我吃。」

  盯著芬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麵包,莉娜有說不出的滿足,這時,已戴上面具的假面突然開口,「你叫……莉娜?」

  「對呀!」仍舊目不轉睛地盯着某人,暗自敬佩:芬果真不枉為貴族小姐,連咬麵包都咬得特別優雅!

  「你有興趣教木偶戲麼?」

  「……」莉娜一驚,轉過頭,定眼看著假面,眼神有點不解,亦有點興奮,「大姐……」

  「叫我假面。」假面好意提醒。

  「呃喔……呃……呃……」莉娜的思緒明顯組織不來,「呃……假面你……是說,可以教我控制木偶!?」

  假面點頭。

  「你真的願意教我……」莉娜又呆了幾秒,終於反應過來,激動地高呼:「嘩!太好了,芬你聽到嗎?假面說會教我木偶戲呀!」說話時,順道撲向芬。

  被撲了的某人一閃身,讓莉娜以為某人是害羞,一撲再撲,展開一場毫無意義又無聊的撲倒大戰。

  「……」瞧見某人躲避的動作逐漸顯得無力,神色有點慌張,假面便好意解圍:「莉娜,現在我有空,你要現在開始學嗎?」

  然後,假面聽到一聲歡呼,以及,看到一雙不知感激、充滿怨恨的眼神。

  「……」實在搞不懂相處為什麼可以這樣複雜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