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成為一個出色的木偶師,最須下功夫的不是偶線的控制力,而是仿聲。手板功夫可熟能生巧,仿聲卻要因應天賦,以及個人的觀察力。亦因如此,木偶師對所有聲源都特別敏感。

  那嗓子,不沉厚,但沒有半點嬌柔,是一把中性的聲音。雖不像男生所有,但聲音的主人一定不是女生。

  又看這人一身貴服……早聞貴族男生穿女服的風氣日盛──這樣一想,假面更肯定眼前人是一名男孩。

  只見這男孩正以一個銳利的眼神盯着自己看,假面有點疑惑,但並不打算去探究男孩眼底下那無所掩飾的敵意,祇是沉默地打量着他。

  「我……不知道耶……」莉娜不懂兩人之間的交流,亦不知應該給予什麼反應,只道:「她的聲音是伯伯的聲音!」

  「聲音是可以模仿的,對不?尤其是這些木偶師。」男孩嘆了口氣,對女孩的天真感到無奈。

  較早發育的莉娜比男孩高半個頭,但怎樣看這兩個並列的小孩,都會覺得表現穩重的男孩較年長。

  「可是,他呃……姐姐說過……」

  「請叫我假面吧。」假面突然插了一句要求,語氣堅定非常。

  聞言,莉娜更顯迷茫。

  「看來假面木偶師已習慣讓人誤會自己的性別年紀。」男孩歪著頭,滾大一雙無害的大眼,明跟假面確定動機,實為莉娜解釋。

  假面登時看傻了眼。

  若不是早知他是男,假面一定會用可愛來形容他。

  好端端一個懂事的男孩被裝扮成女孩,毫不露出半點反感,而且泰然自若,起初,假面以為是習慣所致。而現在,心思有別一般小孩細密、眼神彷彿會說話一樣的一個小個子,現在竟特別裝天真、裝可愛?!

  完全是情況之外的莉娜似懂非懂,還打算繼續說她要說的話:「假面說過她真正的聲音就是那道伯伯的聲音!」

  男孩聽見莉娜的話,忍俊不禁,搖著頭說:「好好好。你對了,假面『她』是伯伯,行了?」

  「……」莉娜皺緊眉,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卻又說不上有什麼不對勁。

  「這是,我壞掉了的嗓子。」假面解釋。

  「壞掉?」莉娜聽後,更是不解,「可是你的仿聲做得很好……」

  「莉娜,有些事,待你成了木偶師後,或許就會明白了。」男孩道。

  「是嗎?」莉娜抿起嘴,不太滿意男孩敷衍般的回答。

  男孩把視線投向假面,教假面反射性回了一句:「嗯。」

  兩個人都這樣說,似乎不假,他們又沒理由要騙自己──女孩考慮了三秒,便笑著接受了答案。

  「假面還沒吃完早餐,待會才叫他表演給我看吧。」

  假面注意到男孩說「他」時,頗為驚訝。

  「好!」

  「其實我也沒吃早餐,你有可能幫我領一份嗎?」

  「包在我身上吧!昨晚有一個小隊外宿,比克叔叔很疼我!我多領一點應該沒關係。」

  「那就拜託你了,我有點累……」

  「好!你就在這等我領過來吧!」

  莉娜感覺到堅負起這個領早餐的任務,意義非凡,尤其服務對象是眼前這樣柔弱的千金小姐。

  就見莉娜轉身就跑,男孩仍不忘補上一句:「愈快愈好喔……」

  「沒問題啦!」

  看莉娜奔奔跳跳的離開後,男孩才說:「我自有辦法令她不把你的身份不外傳,但你必須成為她的師傅。」

  男孩來到假面的面前,平視坐著的假面,才這麼一個小人兒,卻透着一股居高臨下的氣勢。

  假面除下面具,說:「你不會捨得讓她吃苦。」繼而,拿起麵包,咬了一口。

  「不用成為出色的木偶師亦可,但短時間內,技術要足以參與木偶團的演出。」

  吞過麵包,假面說:「我從未試過指導任何人,亦不保證她的技術到了那種水平就可以得到演出機會。」

  留意,這不是回絕。

  男孩滿意一笑,道:「你願意教,就足夠了。」

創作者介紹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