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這?」如銀鈴般清脆的聲音再次響起。

  兩個女孩跟假面一頓,同時抬頭,朝聲源看過去。

  剛巧,看到一個年約八歲的女孩正從一個木推車伸出小頭顱。

  女孩一見假面,先是一愕,「假面木偶師?」

  假面只點頭沒應聲,看著女孩非常驚訝的滾大雙眼,四周張望了一番,才說:「這兒就只有你一個人?」

  又點點頭。

  「那剛才兩道女孩聲聽說是它們?」她把目光投向兩個木偶。

  再點點頭──縱使動作比較僵硬了些。

  「好利害喔!」女孩興奮地躍到假面前,相對一般同齡女孩高的她,跟挺直腰幹的假面比較,只有一頭之差。女孩拍拍木偶們的頭說:「我還真以為是兩個小女童誤闖到這兒。對了,你怎麼會一個人待在這個地方,現在那麼早,不會有人來這兒排練耶!」

  「沒關係。」對假面來說,一人多人又有何分別?

  一個回答,沒想到又惹來一陣驚呼──「嘩!這就是你真正的聲音!?」

  沙,啞,沉,實,完全是一道上了年紀的男聲,任女孩如何聯想,都不能以剛剛那又輕嬌、又幼嫩的嗓音與之湊合起來。

  假面再一次木木訥訥的以點頭回應。

  「好利害呀…這是什麼一回事?」

  「……」

  「秘密嗎?」小嘴一嘟,臉一垮。

  「……我從小……就開始練習……」

  「嘩!那你年紀那麼大,不就練了很久了麼?」

  假面想了想,再一次重覆招牌動作──點點頭……

  女孩歪歪頭,說:「你知道嗎?你常常像一個小孩子般點頭,好可愛喔!」

  看不出假面的表情,亦沒留意到假面有任何動作,但女孩直覺他在臉紅,這念頭讓她更歡喜,笑道:「你吃過早飯了沒?」

  假面搖頭,附帶一句:「我從不吃早餐。」

  這是拒絕嗎?

  那抱歉了,女孩最聽不進耳朵的話,就是拒絕!

  「那就從今天開始吃吧!早飯很重要的!要知道,早飯吃飽才有力氣做事!」她說得頭頭是道。

  女孩拉過捷克的手,同一時間,捷克驚呼:『喂!臭豆丁!你好無禮貌耶!』

  「……」耶……

  「……」呃……

  相看兩無語。

  「抱歉。」磨人的沉默,最終由假面打破,然後,他迅速地回收兩個木偶,正打算在女孩未反應過來時逃離現場。

  可是,事與願違,在假面邁步的一刻,女孩已扣緊假面的手。

  「哇!剛剛是什麼一回事!」

  「……」

  「怎麼我覺得那個木偶好像有生命和自己的思想……」

  「我……」

  「你?那又是你的技術嗎?叫做……混什麼忘我嗎?」

  「我餓了……」

  「……」女孩一愣,接著,拉起一個大大的笑容:「就說早飯很重要嘛!餓壞肚子可不得了!你一定不知道哪可以領早點,來,我帶你去吧!」

  盯著女孩執意圈著手臂帶路的背影,假面偷偷地捏了一把汗。


P.S.
對待小孩,我以哄為主,哄不了,就直接轉移其注意……
也許是這個關係…故事就變成這樣了…

創作者介紹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渺葉
  • XDDD
    PS那句說的真貼切
    假面、捷克真讓人好奇~~~
  • XD~
    其實我希望早日把她們的關係寫出來…不過這文真是胡扯得太囧了…
    不受控制中…= =!!

    雪與零 於 2010/08/22 10: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