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jpg 

  小丑,他是一個被捨棄了的小丑。

  跟假面一樣,從來沒有一個名字。

  沒人知道為何一個小丑會出現在一個木偶團中,任何人問他的過去亦只得一個怯懦的答案──「我……我被驅逐了……只有你們的木偶團團長願意收留我……」

  一個小丑,會到一個木偶團,只有一個詞語可以概之──淪落。

  這認知讓木偶團的多部分團員都看不起他,而他,亦只會擺出一副卑躬屈膝的討好樣,讓人倍感嘔心。

  不論是台下或台上,被欺負已成了小丑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不論是台下或台上!

  「哈哈哈哈……」

  傀儡團的表演帳篷又一次傳來爆笑聲。

  全場,可能只有退回後台的假面沒有笑意,也許因為無情,也許因為同情,也許因為感恩,也許……

  『打倒奧地利走狗!』

  『打倒斐迪南政權!』

  才一愣神,戲已到高潮,手執兵器的木偶們不停把小丑往舞台邊推,小丑一邊裝痛苦,一邊掙扎挪動(木偶根本沒有一丁力量,所以小丑要自行扭到舞台邊),直到最後被摔到台下,還要發出仿傚由高樓墮下的尖叫聲。

  全場觀眾看得高興,甚至站起來拍手掌,直到幕布降下。

  謝幕時,假面看到,在暗淡無光的舞台下,有一個縮著身軀、發著抖的身影;勾著木偶的手臂,不自覺加重力度。

  人流漸漸散去,假面被吩咐到整理人偶的武器,待一切工作完成後,再去探查小丑的情況時,小丑已不知所縱。

  回到倫道夫的帳篷,假面劈頭問道:「你有之前給我的藥?」

  正在練習木偶的倫道夫一愣,問:「你又受傷了嗎?」又把木偶安置在一張椅子上,開始翻查道具箱。

  假面躊躇了半天,才說:「我想,拿給小丑。」

  倫道夫又呆住了,手部活動也不由得停住了。

  「怎樣了?」

  「如果你在擔心他的傷,我會跟你說,那些事不用你來勞心。」

  假面無法相信倫道夫竟說出這樣無情的話,便問:「意思是你不會借藥嗎?」

  倫道夫聽出他的怒意,笑著說:「你知道洛仁嗎?」

  假面想了想,想不出是哪人的名字,但因為這名字聽起來蠻熟悉,所以點了點頭。

  「他是一個關心洛仁的小傢伙,相信他早把小丑拉回他們的帳篷治理傷口,你擔心的話,我提議你到他們的帳篷看看,那帳篷是紅黑色,是木偶團中最獨特的顏色。至於我的藥呢,就不需要。」

  是這樣嗎?

  假面不再多言,倫道夫又動手繼續翻箱。

  「你在找藥給我嗎?」

  「不不,今天魯師傅在我表演時給了我一件物品,但我當時太急躁,跟道具混在一起……找到了!」他在道具堆在扯出一個小箱,說:「你看跟你的捷克對不對型。」

  假面上前接過箱打開一看,是一對榆木制的木偶手,而是女性人形專用。

  「我看你似乎無法修復捷克的手,所以拜託魯師傅幫我找木偶手,他怕找不到完全跟捷克相同的木手,所以一找便了一對的。你會安裝木偶的手嗎?」

  假面頷首。

  撫上木手,久久不能言語。



P.S. 1
這篇提及的人偶戲是5月23日的「擲出窗外事件」:
攻進王宮的群眾找不到成功逃脫的國王斐迪南(一個依靠奧地利政權的捷克統治者),便憤然把兩個當政大臣擲出二十多米高的窗台。

P.S. 2
故事中的小丑的形象來自一張上面的圖
看到圖,不禁想知道,在大家都喜歡的小丑的笑容下
到底會隱藏著怎樣的情感呢?
(注:遠看圖圖會看到小丑鬼畜的微笑)

P.S. 3
決定放慢寫作速度,順道自我增值一下…
這個小說本來是個BUG……!

創作者介紹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lua
  • 這張畫真棒XD
    好貼近小丑的感覺
    之前沒注意到小丑不應該會在木偶團出現耶
    小零的安排很特別
    意外的是洛仁和小丑的配對....XD

    加油喔!
  • 很久以前就想寫小丑…因為小丑是一個特別的存在…!!!
    雖然不是寫馬戲班…但我仍希望寫小丑~
    計劃前沒想過小丑以一個這樣的弱勢出現@@"
    因為我心目中的小丑是鬼蓄的…………
    呀~嘻~我BL了XD"""

    雪與零 於 2010/08/19 10: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