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jpg 

  後台。

  「你就是假面木偶師?」

  假面瞧著眼前的少年,點了點頭。

  「呵,你不是說要自由嗎?怎麼又來加入我們的木偶團了?。」他似乎是曾來邀請他進團的一員。

  看出他的不屑,他不打算回答他的問題。

  「竟然不理我!?」少年突然拍開擋在他與他之間的木偶,「你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嗎?」

  假面皺眉,還好他戴著面具,否則這反應定必惹來不必要的紛爭;但見他似乎仍選擇沉默,少年已忍受不了。

  「你以為你是誰呀!寄人籬下的雜種而已!」

  假面還是一聲不哼。

  這時,後台已不有不少人發現了這個衡突,雖然沒有圍觀,卻會豎起耳朵偷聽;當聽到為了建立威信而專挑是非的洛仁,竟被一個新丁無視到這個程度,無不會心一笑。

  平日,大定為免麻煩,都順洛仁意──而今,終於碰釘了。

  感覺到身邊傳來笑聲,洛仁老羞成怒,喊道:「今天老子洛仁一定要給你一個教訓!教你認清這不是一個你隨便想進就進的地方!」

  話畢,便勾起一拳。

  同時,一個身影不知從哪衝了出來,正巧跟洛仁撞個正。

  「哎呀!」

  「呀!」

  是誰!

  洛仁甩甩頭,正要破口大罵,卻聽到一連串道歉──「哎呀!真的是萬分抱歉,小弟睡晚了,才會急著衝來後台,但竟撞到大人物你,小弟該死!要不是小弟那該死的公雞昨日不知走失還是被吃了,小弟就不會遲到,就不會急壞,也就不會撞到大人物!所以真的跟小弟無關!但小弟亦感到非常抱歉,對不起,對不起……」

  「……」

  盯著仍扒在自己身上、哭得一塌糊塗的小丑,洛仁突然不知所惜……

  「呃……你……別哭了……」洛仁收起囂張的臉,揚起一個生硬的笑容,表示友好。

  「對不起……都是我那隻生死未卜的雞的錯……對不起……嗚……」

  奈何,被某人忽略。

  「……」

  橫蠻的洛仁最不善長應付這種哭哭啼啼的人,對面這種人,他會油然而生一股罪惡感,想安慰卻又不懂如何安慰,於是,只好不知所措的僵持著。

  『不要哭嘛』

  這時,一道女孩的嗓子突然響起,大家不由得轉頭一看,就見假面正牽動著倫道夫的女木偶,走到小丑面前。

  『我喜歡會笑的小丑,比會哭的小丑可愛得多。』木偶搖頭擺腦,又揮著小手,十足一個活潑天真的小女孩。

  小丑一愕,然後笨拙地抹過眼淚,扭著花臉,笑了起來。

  這一笑,使洛仁立即變臉!

  「會笑了還不趕快跟我爬起來?!你以為你不重嗎?」洛仁紅著臉孔道。

  重,當然重,洛仁才是二十歲的五尺小子,被一個身高五尺六寸高的小丑壓著,不重才怪,但最重要的是:丟臉呀!

  「對……對不起。」

  小丑這才遲鈍地發現自己的無禮,掛著欲哭不敢哭的表情滾得老遠,方才慢慢爬起來。

  「後台的人馬上準備好!」不遠的團長拍拍手,調整大家不穩定的心情。

  這時,假面亦抱起木偶,步向台階。

  傀儡木偶戲的表演,即將開始。

 

P.S. 已經由一個木偶發展成整個木偶團了……囧我發生什麼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