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jpg  

  透白取代了翠綠,霜為草,雪為花,晶石為林木,這是一個冰晶所成的森林,冰晶之森。

  生物在此長眠,泉水凝結不動--這是一個無聲的世界?這是一個靜止的世界?不,還有颼颼的風聲,訴說著時光的流逝。

  風在吹,風在飇,在打拍為霜之露,在呼喊被窩中的小動物,只是,一直得不到回應。因為,露凝久了,早化作千年寒冰,豈怕風那無形的吹拂?因為,動物睡久了,心早不再跳動,豈會讓無力的風給喚醒?

  也許,風來遲了,遲得已無力挽回一切。

  然,風,仍只管一直吹,起勁吹。

  從前的春風,而今,在冰晶之林之中,已喪失回春之力……

  沉寂的世界,就連吸一口空氣亦感到無比枯燥。

  「為什麼我是冰雪精靈呢?唉──」

  仿若無聲的嘆息,在天地間,悄悄地回盪不休。

  良久,呼呼的冷風,也耐不住回應,「我也想知道,為何我是風精靈。」

  「……唉。」

  嘭喇──

  在一個巨大的冰晶頂端,緩緩地長出了一朵晶瑩剔透的冰花,半晌,綻放出一顆光暈。在風的吹拂下,逐漸化成人形。

  「你還要嘆什麼?從前你不是一直嚷著不公平麼?還說什麼天神偏心,只讓你管治南北兩極,現在祂可真重用你,讓你統治了世界。」

  「有分別嗎?陪伴著我的,除了你,仍是只有死寂。」遙望眼前銀色世界,冰雪又嘆了一口氣。

  「別嘆了!」風卷起一個小旋渦,在高速旋轉間,一個身影漸漸成形──是一個正在發抖的小孩,「你可知道你每一口氣,溫度都會下降一點,我是風精靈,可不代表我全不怕冷。」

  「會麼?我可不知道……」冰雪伸手,卻抓不住風,「沒有身驅的你也會冷?到底冷是什麼感覺,能告訴我嗎?」

  「冷的感覺,我不會形容,但我倒可跟你說,風雖無形,但終究只是依附著空氣,在絕對零度的世界,身為風精靈的我亦不得不化為冰晶之森的一部分。」

  「是喔……」

  冰雪終於停止了嘆息,沉默了。

  「怎樣了?」

  「……」

  「別不說話,不然,世界就真的剩下死寂了。」

  「這都不重要了,不是嗎?」

  「你覺得不重要嗎?」風反問。

  冰雪抿嘴,又道:「為什麼不借助洪水大火,而偏要利用我來對世界進行淨化?」

  古有冰河時期,看著一種又一種生物因自己而滅絕,除了無奈,還有不忍。

  而今,又要重蹈覆轍……

  「因為那些災害太普通了。問世間,除了冰冷,還有什麼與自以為是的人類抗衡呢?你還記得嗎──『只有冰雪才有能力封印萬物』──那是天神對你的能力的肯定。」

  聞言,冰雪不禁冷笑,「天神的肯定又有多少價值?那種肯定的方式,正給予了祂一個遺棄我的理由。」

  「你覺得天神捨棄了你嗎?」

  「不是嗎?」

  「那你覺得,我的存在代表什麼?」

  冰雪再次無語。

  「天神要我給予你提示,我已經給了,你又留意得到麼?」

  冰雪一愣,開始陷入沉思。

  「唉……」

  再一次,冰雪逸出了嘆息。

  「希望,當我再次張開眼時,你會找到你想要的答案。」

  「……風?」

  抬頭,映入眼簾的,是人形的風精靈化成了冰,化成了末,化成了無虛──

  終於,連空氣都凝住了。

  「不要……不要!」

  這就是,連聲音也無法傳遞的、真正的冰晶之森。

  「求你!不要拋棄我……我就只有你這個朋友……」

  在這無聲的世界,除了心底的吶喊,什麼都聽不到。

  「風……抱歉,嗚……是我,我,不該嘆氣……我不該,忘了你的警告……」

  聽不到麼?在世界頂端,那冰雪之花,悄悄地,在融化。

  ──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