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打物有聲。

對比之下,燈火搖曳下的昏黃宮殿裏更顯淒涼泠清,讓人產生一種獨立天地間的孤寂。

夏天的第一場雨,驅散了日間的悶熱,帶來了舒適的涼爽,本是難得好眠的日子,對瞳兒來說,這卻只是讓她再一次體會那透心的寒意,勾動藏於心底的銳痛。

獨坐在窗前,從未忘卻的記憶也洶湧襲來,無論是山間奔跑帶來的歡快笑聲,和善親切的笑容,還是那天……

她猛然合上有著小許濕意的眼睛,卻還是讓人窺得那一閃即逝的如火紅意,妖豔得驚人也惑人。

那天,也下著傾盆大雨,第一次知道雨水能帶來更勝冰雪的寒意,那天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直達心臟的劇痛,天地間只剩自己的恐慌,那天是她第一次使用那與生俱來的能力,第一次了解到瞳族所背負的責任和咀咒,那天也是她和他的初遇。

 

她出生成長在一個小村落,人不是很多,他們就跟普遍人一樣,只是眼睛不是深褐色,而是美麗的彩色,有紅有藍有綠有紫,各式各樣。

那裏就像是之後聽人形容過的桃花源一樣,大家融洽和睦,更勝一家人,在小小的村莊裏安靜地生活。

那時候,她的世界就是那個平凡的小村,村裏和善的爺爺嫲嫲伯伯阿姨……快樂的童年,她以為會一直這樣下去,直到十三歲那年。

十三歲,一般女孩子早就待字閨中,學習女紅,等待成為賢妻良母,更甚者已經嫁人了。她卻讀書、玩耍、滿山跑,對一切事物都很好奇,比男孩子還野,膽子也大。

就因為這樣,即使沒其他人陪伴,那天她還是一個人跑進深山裏歷險,尋找古籍中記載散發異香的奇花。

在山中轉了很久,仍是找不到那種花,明明隱隱聞到一種特別的香氣,卻怎麼也碰不到。傍晚突然下起大雨,打肉生痛,逼不得已要暫時放棄,帶著滿身狼狽跑回家。

跑著時還想著娘會做什麼好吃的菜等她回去,又會怎麼嘮叨她的狼狽,怎麼幫她打理好衣衫發髻,那些影像鮮活地躍動眼前,淡淡的幸福令人從心而笑。

但真正出現眼前的景象卻讓她呆住了,腦中一片空白。

紅色,一整片的紅色,把天地都照亮了,也刺痛了眼睛。

如魔爪般吞噬一切的火焰,大雨也壓不住的猙獰,『噼噼叭叭』的聲響,血的腥味,撲面而來的高温,身體卻如墮冰川般寒冷。

眼前的景像刺激著她的所有感觀,她只能木然地站在那裏,一動不動,任雨水打在身上,突然︰「啊!」

她跑進了火海,滿臉不知是淚是雨,不理會那逼人的高温穿梭在房屋間的街道,慌亂地找尋著,那怕是任何一個人,只要有一個人,她就可以從這種近乎瘋狂的狀態停下來,可是沒有。

沒有,什麼都沒有,只有那燃燒的火焰和被吞噬的房屋。

小小的村莊,她很快就跑到了盡頭,同時看到了那個讓她以後不斷從惡夢中驚醒的畫面。

尸體堆疊成的小山,火在燒,已經分辨不出誰是誰,燒焦的肉味、腥味和不知名的味道混合出讓人想吐的惡臭。

黑色的眼眸交替變幻著不同的顏色,她不堪劇痛地抱著頭閉上眼,強大的力量從身體內爆發,影像快速閃動,身體快被撕裂一般,頭也痛得快要爆炸……

她猛然睜開眼睛,紅色的妖瞳映出那個男人的身影。

創作者介紹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