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jpg

給親愛的、愛鑽牛角尖的某人:

  假如,有天我死了,請不要為我難過,若你是愛著我。

  您不要哭,甚至不應傷心,您該罵我,像平日一樣,罵我自私,罵我不負責任,罵我不會體諒您,罵我總掉下您。早死的人,無須經歷生離死別的痛,一切的痛,都留給在世的人--讓您為我痛,為我愁。您真該恨我的無情無義!

  我無法預料我是怎樣死去,但最好是一場意外。如果我因一場意外死了,請您代我拍手叫好。這樣的死,是最瀟灑的死,我不想像末期病患者一樣,每天倒數著自己的生命,看著生命隨著秒針滴嗒滴嗒的流走--那種面對殘酷的現實,卻無力扭轉的無奈,會令我感到無盡恐懼。我希望,我能走得乾脆,我怕,多給我一刻的時間,我亦會對這世界產生依戀之情。

  當然,我知道,不論我是怎樣死去,我都是無憾的離開。從前,我就已經活得無悔,也許我沒有把握機會,跟我愛的人說:我愛你;也許平日過得太愜意,生命沒有半點冒險的元素;也許我不曾為任何事,拼盡一切。人說,人不痴情枉少年,我大概就是枉為少年的第一人,但我知道,我沒有枉為人。因為我的人生目標不大--我希望用我小小的力量,為別人帶來一點歡樂,他們不用記得我,只要他們記得曾有「某人」,為他們的生命帶來色彩,就足夠了。

  您認為我做到了嗎?其他人,您不知道,暫不論,但對您來說呢?如果您現在撐著一雙哭得腫起來的大眼努力地看著這封信,我就知道,我失敗了。我希望我的存在,不會令人哭泣啊!來,笑一個!

  請別為我的死而傷心,知道嗎?我從不因為將要死去而害怕,不是因為我不清楚什麼是死亡,而是因為我了解死亡。生老病死,自我懂事以來,我就知道我必須經歷。死,對每一個人來說,只是遲與早的問題,就是因為不知死亡何時來臨,人才會珍惜眼前的一切,生命會因此變得充滿驚喜,變得多采多姿。死亡,其實,也是一件神聖的事。

  願您亦能體會得到我的心情,望您能如莊子死妻一樣--豁達地接受死亡。(話說,在我出生的一天,你不就知道我會死了嗎?說真的,說嚴肅的……就怕,我不會死啊!)最後,我一定要感謝您,感謝您,給我生命,給我快樂,給我一個機會看到這美麗的世界。我愛您。:)

 祝
康泰

二零OO年OO月OO日

 

P.S. 1
  之所以會有寫這樣一封信的念頭,是因為那天,我聽到您心靈的脆弱,脆弱得經不起半點風浪,脆弱得教我生氣……哪天?那天,我跟您談起弟弟的傷,他的傷勢不嚴重,您卻一直自責,自責為何要讓他出門。

我說,難道把他一輩子困在家中嗎?。

您說,可以的話,真的想,您讓他出生,不是為了讓他受罪。

我說,一個人的一世好壞不定,怎會有人如此異想天開!您倒不如不生他出來,他不就沒機會受罪了嗎?

您說,對,您真的有這樣想過。

我說,這樣一來,您連他享福的機會都奪去了。

  父母對子女來說,不是一個溫室供應中心,而是一個人生嚮導員。他們不能在背後操控一切,因為他們只是人,他們只能在子女迷茫時,引導子女。如果罔想有能力控制及改變一切,只是苦了自己。

  他們終究不是神啊,只有神才能掌控命運。

  「命運」,是一種奇妙的東西,有時他會如您所願教您嘗一嘗甜頭,有時又會毫不留情給您一個迎頭痛擊。我不知道,「命運」是神的惡作劇,或是神的禮物;但我相信,一切冥冥之中,自有道(規律)。這是我的生命,悄悄告訴我的。


P.S. 2
  但願不會上網的某人有緣看到這篇文章,KAKA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