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jpg 

  世世代代,張家都以祭師之名,為人民服務。祭師,是一個何等崇高之位,但史藉之中,對祭師卻一字不提,就像祭師只是一個妖言惑眾之徙。
  他,不服。
  要讓人明白,祭師是天人之間溝通的大橋,是人最接近天的一個職位。因此,他決意走入俗塵,好讓眾生看清祭師能力與應有的地位!
  在民間,有權力的人,就只是做官的人,所以他才當上官。

  每年,澠鯠縣冬至祭天的那一日,總會下著毛毛細,年年如是。沒有雪,也沒有火,但當雨水降在臉上時,冰冷的感覺就會化成一種莫名的壓迫感,把張蕈再一次拉回六年前的那天。
  十一月二十四日。
  「篤!篤!篤!」
  坐在草亭下的張蕈聽見遠方傳來的響樂聲,就知道這一年的祭天又開始了。
  「你不去嗎?」劉孑撐著傘子立於草亭之外。
  「要煮飯了。」,張蕈站了起來說:「你會留下來吃吧?」
  「當然。」劉孑莞爾一笑,「我也幫手。」
  「篤!篤!篤!」
  同一時間,卻沒有一樣的寧靜,縣府後方的祭台四周,聚集了縣內上半的人民,熱鬧得如同喧嘩的鬧市。
  直到一個黑影出現在祭台上,吵雜聲驀地靜下來。
  「未陰雨兮維音嘵,蒼天悠兮亂世平。」
  宏亮的聲音響徹半邊天,張天全鏗鏗鏘鏘地朗讀著為南方天神而提的祭天文。伴著張天全,杜干台下率領眾人先一跪三拜,這是祭天開始時的必備禮儀。
  「蓺余黍兮植我稷,倉既盈兮庾維憶……」
  每一個人,跟隨杜干,皆先三跪而起,再跪而九叩,在寂靜之間,天上突然打起一個白刃似的大雷,把昏暗的天空打成兩邊。
  縣民見況,大為震驚,卻又不敢多言,自是以為一切都在張天全掌握之內。
  其實張天全心頭也有一驚,卻又明瞭不能表現出來,只得假裝鎮定,繼續宣讀──
  「以酒為食兮,以饗為祀;禮儀既備兮,鍾鼓既戒;禮儀卒度兮,笑語卒獲。」
  是錯覺嗎?
  在張天全高舉雙手,意在把民眾的真誠送上蒼天的時候,天空彷彿有意回應張天全的呼喚,聚起一團團烏黑的雲,更閃著電、打起電來。
  閃電打雷愈加烈,縣民都有驚著嘩然的,有呆著木然的,不知如何反應,見張天全一面嚴肅,也不禁對他起了更深的敬意。只可惜,張天全內心亦不知發生何事,由於自已身於高處,交加的雷電如同正正處於自己天靈蓋上,對他來說實在有說不出的恐懼。
  「姱女倡兮容與,長無絕兮終古……」
  百姓的情緒被適時響起的轟隆打雷聲推至高潮,張天全本有害怕之心,卻因為民眾的歡呼而變得亢奮。在祭台上作出一些祭師的手勢、動作,卻不知這對竹製的祭台會造成多大的負擔──祭台正因為抵不住張天全的搖晃,已有兩條主枝幹出現裂縫!
  「成禮兮會皷,傳芭兮代……」
  轟隆!
  一聲蓋過一切的巨響,陪著一幕祭台倒崩的畫面,展現在面前,令所有人看傻了眼──
  隆隆之聲不曾止,地面震動卻已停了下來,陷入近乎黑暗的世界,只有透過不時亮起的閃電,認清現實。
  張天全失了個平衡,跌出祭台,還好被杜干及時上前接住,但張天全明顯地被眼前的一切震住了,雙目無神,呆呆嚷著:「失敗了?」竟然是在最後的一句,他正欲道出最後那一個「舞」字前失敗!
  眾人目瞪口呆,還不知該怎樣反應,只知這次祭天失敗了,全不知曉真正的災難才剛開始。
  在毫無預警下,地面乍然搖晃起來,猛烈得教人心驚,很多人都穩不住腳步,踉踉蹌蹌,更有人因失足倒下而被人踩踏。人們驚的驚、慌的慌,但大部分人都想逃離現場。可惜,由於離開的路只有一條,一時間,場面混亂至極。
  他們爭相逃走,看不見身後那座名為夷山的小山,正有沙泥大石連傾帶滾地衝向他們,只有張天全瞪大雙眼,想也不想就說:「杜干!快叫他們跟你走到高處去。」
  是山崩!
  杜干若無其事地扶起張天全,完全沒有離去之意,「屬下沒辦法離開,因為張大人你的腳……」哪怕,是剛剛跌下高台時給摔斷了!
  張天全緊張得紅了眼睛,卻只管叫著:「杜干!」杜干是張天全的近身侍衛,身手不凡,只要他想,想必一下子的功夫就能逃到天邊去。
  岩石滾動的聲音愈來愈大,終於有人發現,並大叫:「夷山那邊在石滾過來!快走!快走!」
  「隆──砰嘭」
  「呀!」
  張蕈一聲尖叫,引劉孑跑到爐灶前,「發現什麼事?」
  「火……」張蕈坐在地,支支吾吾,指向爐灶。就見爐灶上的草製簷因為地震而塌了下來,但張蕈又剛好在煮食,生了火,當碰到乾草時,火勢便一發不可收拾。還好張蕈在草製簷塌下的前一刻覺得不對勁而,走離爐灶,否則以火勢蔓延的速度,爐灶旁的張蕈必定非死即傷。
  劉孑扶起張蕈,說:「沒事,放心。先不理這邊,我們得去看看其他人。」雨勢開始加劇,爐灶又是獨立興建,火勢再大也很快熄滅。其他茅屋都塌了,小孩青年尚可逃開,問題是行動不便的老人一定需要別人的協助。
  忽地,地面再次震動,張蕈如夢初醒,應了句聲,再看了火堆一眼,沒有多言便跟著劉孑離開。
  熊熊的烈火、不安的心緒,怎麼都讓她覺得好像再次回到六年前的那一天……

注:祭詞改篇自《詩經.楚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