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jpg 

  可能是腦袋小、思路短,又或是為了應付高速飛行,鳥的反應都比人的快。
  看著「我」衝出馬路的一刻,我腦海中閃過很多方法:一,讓「我」看見我飛離公園,但「我」已步出馬路;二,我飛向「我」,甚至飛過「我」,引「我」回到行人路,但必定趕不上;三,我試著阻止那車,但以我的力量,又能阻止多少?這樣小的身驅連卸力也不能。
  也許,鳥真是有本能,遇上什麼事也好,只要心情一緊張,翅膀便會拍打起來。
  我的身體在我不知不覺間,已起飛,徐徐飛向「我」。
  不得!
  不能這樣!
  我使力向右一傾,直向深淵一墜,看不清看前的一切,連叫痛的時間也沒有,我的意識已被黑暗所吞噬。

  我驀然一醒,看著淺灰白色的天花板,睨睨四周,才知道自己身處醫院,左腳包著厚厚的石膏,被高抬吊著。床旁,坐著打瞌睡的母親。
  「媽?」
  母親猛然仰面,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志成!你終於醒了……我……我先叫醫生看看……」
  之後,醫生來了,護士來了,家人都來了。
  聽說,我從樹上掉下來,斷了一隻腳,卻奇蹟地沒有傷到脊椎,身體其他部位都完好無缺……
  聽說,我昏迷了足足兩星期,但腦沒有積血,沒受震盪,不應該昏迷那麼久……
  所以,大家都在擔心我會否一睡不起,而母親卻特地辭去工作,每天花七、八小時待在我身邊,希望我醒來。
  我感動得說不出話來,沒有哭,但已淚流滿面。
  第二天,我完成了所有身體檢查,正在病房收拾剩下的物品,等待著母親辦好出院手續。
  「吱!」
  熟悉的鳥聲教我抬頭,映入眼簾的,是一隻赤色紅雀,停在窗框上。
  愕然……
  詫異……
  不知所措……
  難以置信……
  我對著那隻鳥,許久,許久……
  「志成!」
  母親一叫,打破病房內凝固了的氣氛,我轉頭應聲,瞥見母親進來,當我回視窗框,牠已不知所蹤。
  你,相信妖精的存在嗎?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