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jpg

  吱吱,吱吱,吱吱。
  坐在石椅上,俯在石桌上,平視躺在桌上那沒有鳥籠困著的小鳥我不得不感到愧疚,因為家人不許可的關係,所以我只好把牠交給鄰居黃伯伯。黃伯伯有名養鳥類已有三十多年的經驗,我深相信那隻小鳥在他手上能過得很快樂。
  但我少有的責任感,竟教我放心不下,所以每天放學,我都會像現在一樣,用五至十分鐘的時間來到公屋下的大松樹探望小鳥。黃伯伯就是每天下午都會帶著他四個鳥籠、一共五隻寵物鳥來這兒呼吸新鮮空氣。
  我的小鳥是第六隻鳥,沒有鳥籠,我問過黃伯伯為什麼不買一個鳥籠給牠,黃伯伯笑了笑,說:「年輕人,別看牠羽翼豐滿,也祇不過是一隻膽小的鳥,我想牠不曾試過飛,一次也沒有。鳥呀,連飛也怕的話,為何我還要特地買個鳥籠困著牠?」
  不知是不是為了嘲笑那隻小鳥,黃伯伯幫牠改了一個名字──坐佛。
  牠不飛?
  為什麼不飛?
  聽說小鳥會跟鳥媽媽學飛……難道說是少了一隻鳥媽媽的關係?
  「大哥哥!」
  「是你?」
  不能相信,上星期我遇見那身穿紅裙的小女孩,居然出現在我面前,還穿著那襲紅白色的洋裝,帶著那個紅色的蝴蝶結髮箍。
  我完全呆住了。
  她怎會在這兒出現的?她不會住在附近吧?
  不會!那天那大樹都不在這一區,她怎可能會在這兒出現?
  「是我啊!大哥哥你怎麼不養小鳥了?」女孩嘟著小嘴,鼓著臉的說。
  我還是不能理解她在說什麼,但我盡可能回答她的問題。
  「我試過,但我家人反對我餵養寵物。」
  「那又如何?」
  女孩交纏雙臂,把頭抬得高高的,用鼻孔對向著我,自然是不接受我的解釋。
  我搔搔頭,不知應怎樣是好,畢竟我不曾跟這種女孩相處過,不自覺地發現剛剛還在的黃伯伯不見了,便問:「小妹妹,你看到剛剛有個老伯嗎?」
  女孩姿態不變的說:「他剛把雀粟用光了,跑了去買。」
  「喔。」
  一切又回歸沉默,只有雀鳥吱吱喳喳的叫著,引來我的注意。
  其實鳥籠都分別掛在不遠不近的距離,那些籠中鳥就愛吱來喳去,只有我旁邊那躺著小鳥靜靜的。
  「大哥哥你看!小鳥多寂寞,別的小鳥都不理牠。」
  我發現,這女孩總是能配合我的思緒。
  「嗯,不知是不是牠不會飛的關係呢,你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讓牠飛嗎?我覺得牠很可憐,想試著幫她。」
  「哼,牠自己不飛誰會可憐牠!」
  「……」
  我那時就已經覺得,這女孩真是不尋常,年紀輕輕就跟黃伯伯同一口氣。
  「大哥哥你知道妖精嗎?」
  「妖精?」
  我發現,我總是抓不住這女孩的思路。
  才三秒不到,她就跳到另一個話題去。
  「你相信妖精的存在嗎?」
  不知怎地,我竟猶疑了片刻,才回答:「相信。」
  「說謊。」女孩斬釘截鐵的否定,正視著我,說:「因為只有真正相信妖精存在的人,才會看到妖精的!」
  女孩堅定的眼神教我明白,她還是內心充滿著童話味道的小女孩,想法令我不禁莞爾一笑,卻又惹來她的不滿:「俺就知道你不會信!」
  被她一說,我亦覺尷尬,簡直成了被大人當場抓著的說謊小孩,只是大人變成了一個小女孩,更令我無地自容,連忙說:「我曾經相信的,但因為都看不見祂們,慢慢長大以後自然會覺得這都是無稽之談,長大後你就會明白。」
  「俺才不會!」女孩跺腳說,「一定是因為你所謂的『相信』只是為了證明妖精是不是存在,而不是全心全意的相信。」
  我一怔,不敢否認她的話,更不相信她會說出接下去的話。
  「就像一個不相信世界上有奇蹟的人要試著去創造奇蹟一樣,一定沒有信心堅持到最後,那麼哪會有奇蹟出現?同樣道理,這隻小鳥都不想飛,哪有可能可以在天上飛來飛去?」
  這那會是一個七、八歲的女孩會說的話?
  「嗚……」女孩忽然撫著肚子說,「俺肚子餓了,要去吃飯!再見大哥哥。」
  語罷,就見她一溜煙的跑走了,只剩得我一人對著六隻小鳥,好一會兒,我才記得我已在這兒待了很久,回到家一定被家人問長問短。
  那時,我並未察覺到小女孩一直自稱「俺」而感到有些不當,可能因為外公也常常這樣說話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