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jpg

  「我有一張十萬元的支票,我用它跟你買一個晚膳時間,我要你跟我慶祝生日!」
  她對著電話吼道。
  這次她下定決心了,必要時,她會擱下分手的狠話威脅他!
  她知道他愛她、緊張她,只是不會表達。
  「你跟朋友過好不好?今天我忙得連晚飯也沒空吃,下次跟你補回,好不好?」
  「你沒時間吃飯?這可不健康!最少要吃個包子……不!要吃飯,還有蔬菜,還好現在才三時多,不如我準備一個飯盒給你,外賣的味精多,傷胃,你會胃痛……」
  滿肚子撒嬌、威脅的話語,頓時變成了關懷至極的叮嚀。
  他在電話的另一邊廂,偷偷的笑著,靜靜地享受她的嗓音。

   結果,又是她沒志氣的不戰而降。
  「小姐,這是第幾年了?」
  「我跟弘一起了……四年,我想,應該是第四年了。」
  她的頭埋得低又低。
  「錯,是十二年了!從高中到現在,本來以來你交了男朋友就不用我再出來陪你過什麼『兩人世界』,誰知!」
  「別生氣,跟我一起過生日不好嗎?」
  她的頭倏然抬起,還垮著臉的裝可憐。
  「不好!別人開派對大玩特玩,你呢?坐在餐廳的角落喝橙汁!」
  「不可以跟其他男人走得太近!是我跟弘的約定,他不喜歡我跟男人走在一起噢!」
  她笑得好幸福,因為他的霸道。
  「好,你的一切,我不予置評,今天你生日,生日的最大,看我給你的生日禮物。」
  「是手工項鍊?」看著友人掏出禮物,她開始猜著。
  「首飾呢,一定沒你男朋友送你的好看,上年我的耳環因為你男朋友的鑽石戒指,都失色了。」
  「所以?」
  「這次是啤啤熊!」

  「你覺得我重要,還是生意重要?」
  有一天,她背靠著他,問。
  「你。」
  他答得言之鑿鑿。
  「為什麼你只管生意應酬,就是不理我?」
  不用看,他就知道她正在嘟起小嘴,一臉暈紅的在生悶氣。
  他莞爾,「因為你能包容我的一切,但商場上,淨是競爭,我不可能有半點鬆懈。」
  那如果我再也不包容你的缺點,你會選擇離我而去嗎?
  她想問,但不敢問。
  於是,她低下頭,努力編織那淡藍色的圍巾。他在旁邊待著,滿心歡喜,他以為她是為他編織,因為一星期後他生日了。
  數天後,圍巾不見了,他還是以為她已把圍巾包裝好了,然而,生日天,他收到了另一份禮物──
  「鋼筆?」
  「是莎華限量版珍藏系列的其中一支,嘻,我知道你在收集這系列的鋼筆,特地叫朋友在英國拍賣場投下,喜歡吧?」
  她可是用盡心思的籌備了四個月,她知道他一定會很高興!
  但,他的反應,是皺眉。
  「不是圍巾嗎?」
  「耶?」圍巾?
  她一愣。
  「之前,你在編織的那條藍色的圍巾,不是我的生日禮物嗎?」
  他知道她喜歡粉紅色,而不是藍色,而且她有很多條圍巾,所以那條圍巾百分之二百是送人的。他以為是送他的,但事實卻不是。
  會送給誰?他不知道,可能是男,也可能是女,但不是他。這答案,讓他很不高興!
  為什麼?
  感覺就像自己的東西被奪去……對,自己女朋友親手造的物品,世上獨一無二的物品,卻不是送給他的物品!
  「那是莉莉的生日禮物,昨天是她生日喔!」
  「她缺圍巾?」
  「好像不,但她跟我說,她希望我能給她編一條圍巾,當作這幾年她送的手工品的回報。」
  「我又要!」
  忽然,他像小孩般撒野。
  沒由來,她在自己反應過來前,衝口而出了一句話。
  「你不缺圍巾。」
  「我缺了一條你編的圍巾。」
  「你知道的,我不太會DIY,一條已經令我神經衰弱,暫時我也不想編第二條。」
  心,沒由來,怦然大跳。
  「但我想要,編給我。」
  「明年生日禮物吧!」
  「快冬天。」
  「你不缺圍巾。」
  「我缺了一條你編的圍巾。」
  「有關係嗎?」
  「有。」
  「你好執著噢!」
  「對。」
  「為什麼?」
  「我不明白,為什麼你會編給那個莉莉,卻沒有編給我。」
  「因為莉莉送了不少手工品給我。」
  「我也送了不少禮物給你。」
  「我也會送禮物,看我不就特意為你找到這鋼筆嗎?」
  「那不是你造的。」
  「送我的禮物也不是你造的,還有,別忘了,我每年的生日你都不在,我的生日禮身都不是你親手送到我。」
  接下來,是沉默。
  明明剛才氣氛還不錯,怎會變成這樣了?秋後算帳嗎?
  他與她,盯著對方好一會,最終,由她開口:「對不起。」
  一會,看他沒說話,她有點著急。
  「別生氣啦,我不會有下次!」
  他還是無言。
  「我……我剛剛在發神經!」她開始焦慮,聲音微抖。「你可不應該跟一個在發神經的人斤斤計較喔!你知道啦,發神經的時間,腦子一點也不中用,人啊,自自然然就會有些瘋言瘋語,我都不知……」
  倏地,她被送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抱歉。」
  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感覺到他緊緊擁著自己,忽然,她笑了,笑得開懷。
  「該說抱歉的人是我,你有工作,我卻是個閒人,我可沒權利抱怨什麼。」
  「你有,以女朋友的身份,就像我以男朋友的身份命令你送圍巾給我,伴侶的身份最大。」
  「呵,你要說明男朋友的身份最大,我一定要送圍巾給你嗎?」
  「對。」
  「就知道!」
  「對你來說,我最大,對我來說,你也是最大,不好嗎?」
  「當然好。」
  他,是一個商人,雖沒有滿腦子的金錢買斷愛情的思想,但他相信金錢能回報愛情。成為她的男朋友後,他亦會盡可能利用金錢回報她的愛──對一個商人來說,金錢易賺,時間,卻寶貴非常。
  她明白他,包容他,但他又了解她的需要嗎?
  也許不太了解,但至少,他願意試著了解。

創作者介紹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