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jpg


  闊別二千年,再度重逄,我與雙生兄長撒旦,又一次兵戎相見。與二千年前的對峙不同,我不再目無表情,撒旦的眼中亦不單只有狂傲,我倆更作出言語上的交流。
  為何要變成這樣?
  我嘆問,因為祂前來人間的意圖。
  米迦勒,汝變了。
  因為汝,一切都變了。
  祂一愕──祂果然不知道。整理過思緒,祂有點得意的反問。
  是麼?
  嗯。
  不錯,世界要改變,才是個有生命的世界。不過余歡喜汝說的「因為汝」。
  這是事實。
  的確。

  撒旦笑著頷首,同時揮動墨黑色的羽翼,舉起堅如鋼鑽的利爪,表示戰鬥的開始。
  我不禁嘆息。
  撒旦,汝欲何時罷休?
  至死,方休──這是余存在的意義啊!

  撒旦淡然的嗓調,伴著悽厲的笑聲,語罷,向我猛衝,正式揭開我與祂的戰爭的序幕。我左手右掃,一把閃爍著金黃色的大劍憑空出現在我的正前方,我前傾接過大劍,順勢揮動著劍,擋下撒旦的攻擊。
  存在的意義?咱,何需深思,自己存在的正真的意義?一切,早在天神創造咱們的同時,不就已注定了麼?
  注定?汝相信注定,崇拜命運論麼?

  撒旦似笑非笑。
  甚麼?
  我聽不懂祂的用詞。
  在我愣怔之際,撒旦的利爪劃過我的臉,炙熱的感覺使我回過神來,速速左旋一拐過身後退數尺,撒旦卻沒有放過我的意思,加緊對我的進迫──
  若汝相信注定,就等於放棄所有可能衝破現實的契機,或者汝會因而安穩地守住首席的寶座,但汝的一生,將連渣子都不如。若汝崇拜命運論,就等同承認那傢伙創造咱一族,就是為了在祂掌控下,完成一個美滿的世界,一個那傢伙能永遠站在頂峰傲視萬物的世界……注定麼?命運麼?呸!
  每說出一句,每吐出一字,撒旦的攻擊便變得凌厲,我感覺到,祂正把自己推進憤怒的旋渦中。
  乍看攻防之勢,雖然我處於被動,卻無半點置身劣勢的感覺,是撒旦被憤怒蒙蔽了兩眼,是天神賜予我的神劍的威力,抑或是……
  我能奢望是因為撒旦手下留情嗎?
  身為天使的我倆,能擁有情感嗎?
  可惜,這還不是我有能力深究的問題。
  有情與否,或者,已不重要,因為我的身心,早已悄悄起傾離它應順的規律,現實中,這一刻,再一次證明。
  我放開緊握我劍柄,對著撒旦錯愕的臉,我說:撒旦,收手吧。
  撒旦不禁失笑。
  余會收手麼?天下間,只有汝才會有這荒謬的想法。
  不是荒謬的想法,而是我的冀望。
  汝還不明白麼?汝沒可能成功,收手吧。
  不可能啊,吾弟。

  吾弟。
  似被當頭一喝,我的心頭,泛起絲絲難以辨識的甜與澀,使我不其然回應了祂。
  吾兄……
  我的確相信注定,相信命運,我與撒旦,一對雙生兄弟同時被創造,命運卻截然不同,就是因為天神所設定的人格,注定了我為光,撒旦為暗。
  ──汝有撒旦沒有的,沒有撒旦所有的。
  其實,若是天神的願望,為祂而成就祂所要的世界,又有何不可? 為什麼,非與天神作對,把自己送到地獄不可?
  ──那種心情,汝是無心可明
  烏列的話尤在耳邊……
  ──汝不會瞭解,永遠的善,代價是,永遠的無知。
  那麼,撒旦又是否擁有絕對的智慧?
  知道麼?早在余降生的一刻,余便深信,世界會因余改變,更深信世界是因吾而出現,因吾而滅亡,對此,余深信不疑。
  為何要深信不疑?
  執著的末端是死胡同啊!
  吾弟,那就是余的盲點,而這盲點正是那傢伙「賜」給余的唯一一件禮物……
  一個是執著,一個是無知,一樣擁有盲點,但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吾兄,也許,余等永遠看不透一切。
  撒旦聞言,先是愣怔,再大笑起來,笑聲帶著蒼涼。
  哈哈哈!是不能看透,還是不願看透?米迦勒,余,曾似為自己是神的寵兒,在汝代替余成為首席時,余又以為汝才是神的寵兒,到頭來,能稱得上是真正神的寵兒的,卻是人類。
  我知道撒旦在恨,二千年前,撒旦因為妒忌天神而被打入地獄,千年之隔,祂引誘人類背著天神取得智慧,但天神卻只小懲人類繁殖後代。
  哈哈,多可笑!無所不能的天使,在神的眼中竟然委身在無能的人類之後,余,不甘心!
  撒旦一手掩著眼,一手抱著肚子,笑個不停。
  祂的自嘲,祂的不甘,在我眼底,是無盡的脆弱。
  吾兄。
  我無法領悟祂的封著,亦無從感受祂的悲哀,我之於祂,更是一個障礙……想著,我不自覺地緊握起拳頭。
  撒旦似乎發現了我的迷茫,所以祂說:米迦勒,如果說,天神需要服從命令的汝,更需要叛經離道的余,汝會明白麼?
  我呆著了。
  這是什麼意思?
  咱乃那傢伙創造出來,自不然有著某種存在的意義,余不可能因為汝而改變一直的執著,汝也不用為了余而改變一直的模式,否則余不再是余,汝亦不再是汝。

  我沉默、無言,在我凝望著撒旦的臉是,我再次感受到祂那刺目的光芒。
  光從何來?
  我不知道,也不能深究,因為在我恍惚時候,一道金光與我擦身而過,直直射向撒旦的前胸──
  吾兄!

 

創作者介紹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zyp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