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jpg

   我的一族,降出在這個世界的一刻,世界的一切,包括了我們的名字、使命,就已深深刻在記憶中。

  就是不知道,自己是什麼。

  我沒有慾望知道我不知道的事,因為我的存在並不是為了求知,而是付出──直到我灰飛煙滅。然而,每當我站在天邊俯瞰世間萬物時,一種莫名的情緒便會湧上心頭。

  米迦勒,汝又呆著麼?

  我轉過頭來,迎來一個燦爛的笑容。

  拉菲爾,汝怎麼到天邊來?

  汝呢?為何總愛待在這?

  我無言,閉上雙眼,回首,享受著風精靈為我送來的微風。

  拉菲爾。

  嗯?

  汝可曾想過自己到底是甚麼嗎?

  拉菲爾一頓,隨即換上另一個腔調,雖然背著他,我仍感覺到他灼熱的目光正在凝視著我的背影。

  米迦勒。

  怎了?

  自汝從伊甸園歸來,就變了。

  ……

  疑問,非咱該有的。

  我側過身,對上拉菲爾的眼,對上那雙彷彿在表達著甚麼的眼神,暗自嘆了一口氣。

  我永遠讀不出「情緒」,因為神在製造我的同時,並沒有賦予我有關這方面的智慧。

  拉菲爾……

  米迦勒,願汝未忘撒旦的事。

  我重重一震,逃似的,旋身離開。

  與拉菲爾擦身而過的一刻,我幽幽應聲:余,永不能忘記撒旦的事。

  我怎會忘記,我怎能忘記,一切有關撒旦的事呢?,因為對天神產生疑問,因為疑問而衍生否決,因為否決才會步上不歸路。

  千年前,身為天神之下的首席的撒旦,因為不該有的想法、行為,從頂端的位置跌落萬劫不復的深淵。

  我一直希望知道,衪為的,是甚麼。

  但當我看見那一個畫面──他被壓在天神的巨手下,渾身狼狽,眉頭緊蹙,口出狂妄之言;本應是難看的樣子,卻因為眼睛閃爍著的那異常的光芒,而變得不一樣……我就知道,我窮一世的力量,也不能弄個明白。

  除非,我成為下一個他。

  撒旦也許不知道,因為他,一切都改變了。

  不論是天界,是人界,還是我。

 

  「你叫什麼名字?」

  「米迦勒。」

  「你很美,還長有一對純白的翅膀,你不是人纇吧?」

  「非也。」

  「那你是什麼?」

  我一愣。

  「余……不知道。從來,便毋須知道。」

  她笑了。

  「天使,來自天堂的使者。你是天使喔!」

  看著她的笑臉,我的嘴首次勾出一個弧度。

 

  天使麼……

  我喃喃。

  千年以來,每當我回想起伊甸園內,與那人類的對話,都會不其然逸出這個陌生的名詞。

  陌生,卻與我有分割不開的關係。

  天使,什麼來著?

  咱一族的名字,意即「來自天堂的使者」。

  是麼?很特別。

  嗯。

  汝從何而知?

  是伊甸園的人類給咱們的稱號。

  烏列倏然沉默,正欲開口,又被我搶先問。

  烏列……余很奇怪麼?

  ……米迦勒。

  嗯?

  汝知道天神為何讓汝成為撒旦之後嗎?

  余與撒旦,本為一體,余身藏著撒旦影子。

  汝一直這以為麼?

  不然呢?

  汝與撒旦,其實截然不同啊!

  不同?

  會嗎?

  自從撒旦墮落後,天神看著我的眼神就不一樣了,因為我是撒旦的雙生弟吧?還是,因為我這首席,不再是撒旦?

  天神之所以不賦予解讀情緒的能力,也許,就是希望我們猜不透祂的想法。

  世界是對等的,若撒旦注定為極惡,米迦勒,與撒旦本為一體的汝,將會為極善。

  是嗎?

  余知汝的迷茫,因為一切陌生的事來得太快、太令咱無所措從……

  烏烈,汝似乎……

  汝變了,余變了,但不止汝與余,天界的所有……天使,也變了

  我一愕。

  撒旦,不單為愚昧單純的人界,帶來了智慧與罪惡,更為一成不變的天界,帶來了服從以外的一切。咱都在害怕這改變。

  烏列的話,一次又一次的叩進我的腦袋。

  我在害怕嗎?

  心,總是悄悄地抖動著──是害怕的感覺嗎?

  也許吧?我繼承了撒旦本來所有,成為天神之下的首席,讓我害怕,我會真的成為下一個他。

  而事實上,我的心早已變得複雜。

  汝永成不了下一個撒旦,汝有撒旦沒有的,沒有撒旦所有的。反倒是余……

  烏列在笑,但笑容不如那人類,不能溫暖我的心,反倒帶著一點寒意。

  我再一次,因為讀不出奇妙的情緒,而感到無力。

  撒旦最希望毀滅人類,祂不屑人類,卻又妒忌人類,那種心情,汝是無心可明。

  甚麼是無心可明?

  汝無妒忌之心,如同撒旦無法羨慕他人。只有汝,能以高貴的「天使」的身份,無私地帶領那兩名被天神專寵的人類到人間界。天神知道,汝必然不會步撒旦的後塵,所以,天神才會讓汝代替撒旦成為首席。

  妒忌麼?羨慕麼?無私麼?專寵麼?

  …余不明白。
  無需明白,亦不應明白,因為這盲點的存在,汝才是米迦勒啊!汝不會瞭解,永遠的善,代價是,永遠的無知。
 
 永遠的……無知?
 
 我想,只有我,沒有得到天神絕對智慧的賦予──沒有絕對智慧,取而代之,是永恆不變的善,這就是我米迦勒的善的原型。
  我黯然。
  或許,疑問對一名天使來說,真是多餘得很。
  特別,對象是我。
  米迦勒──
  天神宏亮的嗓子,在我腦袋深處徐徐響起。
  我闔上眼睛,回道。
  在!
  撒旦千年刑期已滿,汝必需到人間界一趟。
  遵命。
  烏列點一點頭,示意離開,我不忘道謝。
  謝謝。
  米迦勒,汝比余想像中更像人類啊!
 
 是讚美?還是……
  我未能會意,惟有懵然望著烏列逐漸消失的身影。
  這又是甚麼感覺?
  如果天界還如從前般,單純的只有服從命令與行履責任,不是簡單得多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與零 的頭像
雪與零

匠心.獨韻--如雪飄零

zyp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