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坐在火車上,看著外面,窗外是飛馳的景色。一個景物過去了,下一個會緊接著,轉瞬就過,可永遠不會空白。所以說,過去的不重要,現在的不重要,將來的也不重要!

  『到底什麼才最重要呢?』他曾經問我。

  『人生根本什麼也不重要,只要放得下!』我答。

  『放得下?你什麼都可以放下嗎?』他不服氣地捉住我說,堅定的眼神讓人心慌。『不可能,不可以!』

  我避開他的眼神,咕嚕︰『是嗎?』

  下了火車,是熟悉的荒涼感,偏僻的小村車站連站務員也沒有。我提著簡單的行李走在熟悉又陌生的小路上,有三年沒回來了,這裏一點也沒有改變,完全看不到時間的痕跡,小時候赤腳在這裏玩耍的情景模模糊糊地出現在眼前!小路依然崎嶇不平,路旁雜草叢生。站在高處的路上,下面的田方方正正綠油油一片,和大城市一幢幢方方正正的高樓大厦真是天壤之別!

  可是,總是在田裏埋首工作的老爺爺卻不見了踪影,在回家路上總會遇到的趕著大牛的小強也見不到了,奶奶也不在了……十年人事幾番新!歲月總是不甘心過去無痕,總會留下一點點線索,讓人驚覺歲月飛逝。

  破舊的房子也不堪歲月的搓磨更顯殘破,由於沒有打掃,地板都鋪了一層厚厚的灰塵。

  脫掉鞋子踏上外廊,小時候的習慣還在潛意識裏,婆婆喜歡在外廊午睡,所以不可以弄髒了。

  脚下沾滿了塵,打開了移門,塵埃四散令我不自覺瞇起眼咳起來,習慣用手捂著口,卻忘了手上沒有手帕。要讓他知道一定會板著臉訓話︰『不可以靠近灰塵亂飛的地方,對氣管不好的,一定要的時候也要用手帕捂著口!』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03.jpg

 (上)

  在死氣沉沉的世界中,在灰濛濛的長街上,在黑色人種間,有兩個身穿白衣、徹頭徹尾純白色的戀人在漫步。

  身上那襲輕柔而華麗的雪紗,隨著微風飄動,彷彿脆弱,卻又透著剛強,如果戀人,堅挺地昂起頭,毫無一絲畏懼地前行。

  旁人如遇瘟疫,四竄逃開,甚至連抬頭遙望、察視的勇氣也沒有,因為對方是民族中的異端分子。

  戀人邁向的,是處決台。

  感覺到身後的手傳來顫動,男人頭也不回的問:「妳害怕嗎?」

  「跟著你,就不會害怕。」

  「那麼……」

  「我在激動啊,笨蛋!」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