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成為一個出色的木偶師,最須下功夫的不是偶線的控制力,而是仿聲。手板功夫可熟能生巧,仿聲卻要因應天賦,以及個人的觀察力。亦因如此,木偶師對所有聲源都特別敏感。

  那嗓子,不沉厚,但沒有半點嬌柔,是一把中性的聲音。雖不像男生所有,但聲音的主人一定不是女生。

  又看這人一身貴服……早聞貴族男生穿女服的風氣日盛──這樣一想,假面更肯定眼前人是一名男孩。

  只見這男孩正以一個銳利的眼神盯着自己看,假面有點疑惑,但並不打算去探究男孩眼底下那無所掩飾的敵意,祇是沉默地打量着他。

  「我……不知道耶……」莉娜不懂兩人之間的交流,亦不知應該給予什麼反應,只道:「她的聲音是伯伯的聲音!」

  「聲音是可以模仿的,對不?尤其是這些木偶師。」男孩嘆了口氣,對女孩的天真感到無奈。

  較早發育的莉娜比男孩高半個頭,但怎樣看這兩個並列的小孩,都會覺得表現穩重的男孩較年長。

  「可是,他呃……姐姐說過……」

  「請叫我假面吧。」假面突然插了一句要求,語氣堅定非常。

  聞言,莉娜更顯迷茫。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