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jpg 

  四天表演一次,這是假面木偶師表演的時間表,太多他的身子會負荷不了,太少會導致生活費不足──他的生活並不奢侈,就是愛買新的、昂貴的衣服給那個木偶。

  才過了三、四個月,憑著高超的技巧、生動的演繹,假面木偶師已頗有名聲。

  這時候的布拉格,正處於一波亢奮的政治熱潮中。

  一六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一群百姓挾帶簡單的武器,闖入王宮,推翻了布拉格的當政王朝,並揚言要從奧地利的統治中解放出來。是次行動與掀起的思潮的影響,馬上反映在當地木偶劇的內容情節。

  只有一個劇目、亦只會表演一個劇目的假面木偶師,因而開始被忽視。

  他的面龐一天比一天瘦削,衣服一天比一天破舊,他的木偶換上了新的、火紅的棉衣,頂著一頭順滑的金毛,皙白的臉頰上仿若帶點紅暈。

  一人一偶走在大街之上,強烈的對比尤惹人注目。

  亦因此,引起了一個木偶劇團的注意。

  「我們是傀儡木偶團。」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