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夜。

  「倫道夫,你知道哪裡可以得到沒人要的舊木偶嗎?」

  這天,假面只能莉娜講解了一般木偶師須知,沒讓她試著控制一個木偶,因為他手上的兩個木偶都不適合她──捷克太高太重,偶線亦比一般木偶多;另一個人偶是倫道夫,不管是基於尊重擁有者,或是尊重木偶,他都不能讓她當作試驗。

  實際上,即使只是一個初學者,亦最好擁有一個自己的木偶,方便練習;而沒經濟基礎的初學者,最好就是配用一個舊木偶。

  「唔……」倫道夫撫著下巴,「最有可能的地方是魯師傅那兒,他有一半修理木偶的材料都是來自舊木偶……」

  「……什麼!」假面突然跳起來,「你的意思是,那人把舊木偶分屍?!」

  倫道夫一愣,「怎樣了?」

  看不到假面的表情,但見那顫抖的肩頭,聽着那走調的嗓音,直覺假面有點不對勁。

  對了!他怎會忘了假面是愛偶成痴的木偶師!

  在她打理木偶所花的心思,已應知道她寶貝木偶的程度,而今他竟然不知死活的在她面前提起這種「不為人道」的回收手法……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莉娜一下子撲向比克,一口氣說:「比克叔叔這天是不是有多餘的食物?我想多要一份早餐給芬可以不?可以不? 」

  「莉娜,你冷靜一點,你不是跟假面一起嗎?怎麼又會變成芬?」

  「剛剛芬來找我嘛。」莉娜止不住急躁的雙腿,原地踱著步,看著比克不忙不慌地在準備另一個盤子,放心了些,又說:「然後我就叫假面先吃,自己跑走了,啊!你一定猜不到我回來時發現了什麼事!」

  「喔?」比克拿過牛奶,連同盤子遞給莉娜,笑問:「發現了什麼?」

  「呀!謝謝!」莉娜接過早餐,才想起芬正餓着,一句抱歉便飛奔離開了。

  愈快愈好!

  莉娜一支箭般衝回去,看到假面與芬並坐一起,假面正吞下最後一口麵包,芬就向着自己揮手。

  「回來了?」芬高蹙眉頭,在懷中掏出一條挑紅色手帕,為走到身邊的莉娜拭汗,「快是好,但在烈日下跑步不好,你看你滿頭大汗,很辛苦吧!」

  「嘻嘻。」雖然沒有報以感謝的微笑,但面對為自己著想的芬,莉娜仍笑得很滿足,「我歇一會就好,你餓了,快吃早餐吧!」

  芬頓了頓,搖頭苦笑。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要成為一個出色的木偶師,最須下功夫的不是偶線的控制力,而是仿聲。手板功夫可熟能生巧,仿聲卻要因應天賦,以及個人的觀察力。亦因如此,木偶師對所有聲源都特別敏感。

  那嗓子,不沉厚,但沒有半點嬌柔,是一把中性的聲音。雖不像男生所有,但聲音的主人一定不是女生。

  又看這人一身貴服……早聞貴族男生穿女服的風氣日盛──這樣一想,假面更肯定眼前人是一名男孩。

  只見這男孩正以一個銳利的眼神盯着自己看,假面有點疑惑,但並不打算去探究男孩眼底下那無所掩飾的敵意,祇是沉默地打量着他。

  「我……不知道耶……」莉娜不懂兩人之間的交流,亦不知應該給予什麼反應,只道:「她的聲音是伯伯的聲音!」

  「聲音是可以模仿的,對不?尤其是這些木偶師。」男孩嘆了口氣,對女孩的天真感到無奈。

  較早發育的莉娜比男孩高半個頭,但怎樣看這兩個並列的小孩,都會覺得表現穩重的男孩較年長。

  「可是,他呃……姐姐說過……」

  「請叫我假面吧。」假面突然插了一句要求,語氣堅定非常。

  聞言,莉娜更顯迷茫。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過去一天,發生了一件事,(也許只)對香港人來說,是一件大事。

  七個家庭,愉快地到菲律賓旅行,一切的歡樂,因一名被革職的警察(槍手)上車,注定改寫。

  暫時證實八死一重傷,網上討論得如火如荼,因為很多人相信,所有傷亡並非因為槍手的冷血而死,而是因為菲律賓政府。

  有人說,槍手是因為他人貪污而被無辜革職,這次事件中,他的要求只是復職。

  有人說,槍手弟上前談判不果,被打,更被冠上合謀的罪名,是使槍手失控開槍殺人的主因。

  有人說,菲律賓警察無理由、胡亂地打破車窗,是因為車窗上貼著車內人向外傳遞的訊息。

  有人說,有死者的致命傷口不是槍傷,而是重物擊傷,是菲律賓警察用斧頭無意義攻擊車窗所造成的?有誰敢下這定論?

  有人說,當槍在車頭門倒下時,菲律賓警察仍不顧車上乘客的安全,對車廂開槍。

  有人說,死者不盡是由槍手殺死。

  有人說,槍手一直保持理性。(--這點我極認同!)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莉娜,你怎會跟假面木偶師待在一起?」派麵包的高個子俯視女孩問。

  「我看他剛剛一個人坐在練習區很無聊,所以拉他過來領早餐,你說過,早餐很重要!」莉娜一面「我很聽話」的神氣。

  「哈哈哈!真是個乖孩子!叔叔多送你一瓶牛奶!要快高長大喔!」拍拍莉娜的頭,高個子遞出兩支牛奶。

  「多謝比克叔叔!」接過自己的食物,莉娜看著雙手各抱著一個木偶的假面正愣愣然的盯著比克遞過來的早餐,便回視比克,說:「比克叔叔,我幫假面木偶師拿吧!」

  領過麵包和牛奶,莉娜牽著假面來到木箱堆旁坐下。

  「聽說早餐的錢是由工錢扣出來,每人每日都有一份,剩下的都當垃圾處理,不吃白不吃,還浪費食物!你的!」莉娜見假面放下木偶,才遞給他一個麵包

  「嗯。」

  假面接過麵包,卻呆着不吃。

  莉娜見狀,便問:「你不吃?」假面正欲回答,女孩又已搶著說:「喔!我知道,你不想除下面具嗎?」

  算是吧?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誰在這?」如銀鈴般清脆的聲音再次響起。

  兩個女孩跟假面一頓,同時抬頭,朝聲源看過去。

  剛巧,看到一個年約八歲的女孩正從一個木推車伸出小頭顱。

  女孩一見假面,先是一愕,「假面木偶師?」

  假面只點頭沒應聲,看著女孩非常驚訝的滾大雙眼,四周張望了一番,才說:「這兒就只有你一個人?」

  又點點頭。

  「那剛才兩道女孩聲聽說是它們?」她把目光投向兩個木偶。

  再點點頭──縱使動作比較僵硬了些。

  「好利害喔!」女孩興奮地躍到假面前,相對一般同齡女孩高的她,跟挺直腰幹的假面比較,只有一頭之差。女孩拍拍木偶們的頭說:「我還真以為是兩個小女童誤闖到這兒。對了,你怎麼會一個人待在這個地方,現在那麼早,不會有人來這兒排練耶!」

  「沒關係。」對假面來說,一人多人又有何分別?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005.jpg 

  『多虧你的心意,本小姐的手才可以好過來,感激不盡。』

  倫道夫勉強地睜開迷濛的睡眼,狐疑地看著佇立在身邊的假面,及木偶捷克。

  對峙了一會,捷克再次開口:『你知道嗎?對著一個淑女發呆,是一個極不禮拜的行為!』

  「呃……呵唔……」情況之外的倫道夫,除了打呵欠,他沒能力確定自己應做什麼事──剛睡醒的他壓根還處於半睡半醒的狀態。

  『盯夠了沒!別以為你送了我一對手,就可以肆無忌憚地打量一個淑女!』木偶勾弄著自己的髮尾,擺出一副不可一世的傲姿,直教倫道夫看呆了。

  片刻,假面仍未得到回應,便抱起捷克,向倫道夫鞠了一躬,便轉身離去,步出帳篷前,順道牽走一個女孩人偶。

  良久,倫道夫才反應過來,喃喃:「她這是在向我道謝嗎?」

  想了想,倫道夫不由得失笑。

  這是假面來到傀儡木偶團的第二個清晨。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04.jpg 

  小丑,他是一個被捨棄了的小丑。

  跟假面一樣,從來沒有一個名字。

  沒人知道為何一個小丑會出現在一個木偶團中,任何人問他的過去亦只得一個怯懦的答案──「我……我被驅逐了……只有你們的木偶團團長願意收留我……」

  一個小丑,會到一個木偶團,只有一個詞語可以概之──淪落。

  這認知讓木偶團的多部分團員都看不起他,而他,亦只會擺出一副卑躬屈膝的討好樣,讓人倍感嘔心。

  不論是台下或台上,被欺負已成了小丑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不論是台下或台上!

  「哈哈哈哈……」

  傀儡團的表演帳篷又一次傳來爆笑聲。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同人,常想起漫畫、小說,但原來同人世界的音樂,亦是多姿多彩的。

  到了內地,才知道,同人力量在音樂世界已佔了重要的一席位,有人覺得那不算同人,因為那只是一種「重新填詞」而已。

  也由他說吧,反正這次開帖只想介紹一下那些我最欣賞的音樂。

  以下有三首歌,好聽是其次,最重要是歌詞改得實在太美好了!(也許是我個人偏好中國風吧?)

 

第一首,原名<BAD APPLE>,來自日本同人世界最有名的<東方>

<東方>是一個非常龐大的遊戲系列,以射擊為主,基本上角色都是女性(其實有男性滴!)

原版歌及MV是:

 

  後來,有人改了歌詞、歌名,以下便是一首名為<紅顏>的歌曲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08.jpg 

  後台。

  「你就是假面木偶師?」

  假面瞧著眼前的少年,點了點頭。

  「呵,你不是說要自由嗎?怎麼又來加入我們的木偶團了?。」他似乎是曾來邀請他進團的一員。

  看出他的不屑,他不打算回答他的問題。

  「竟然不理我!?」少年突然拍開擋在他與他之間的木偶,「你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嗎?」

  假面皺眉,還好他戴著面具,否則這反應定必惹來不必要的紛爭;但見他似乎仍選擇沉默,少年已忍受不了。

  「你以為你是誰呀!寄人籬下的雜種而已!」

  假面還是一聲不哼。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007.jpg 

  「如果你堅持不用你的木偶演繹其他角色,那請你選用我們木偶團的備用木偶。」

  話者是一個年花白老人,傀儡木偶團的團主。

  「明白。」

  或許象徵著成為傀儡木偶團的新一員,假面配上另一個面具,但不改嗓音與走姿,乍看仍是一個上了年齡的中年人。

  「你每天中午前去找管理木偶庫的麥克,他便會給你來當天要用的木偶,表演完的木偶要打理好才可以送回他面前,否則後果自負。」

  「明白。」

  團主在懷中掏出一個銀色懷錶,說:「快去吧,已經十點多了。」

  假面點點頭,旋身離開。

  木偶庫的麥克會在哪?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006.jpg 

  那是一個酷熱的黃昏,正當倫道夫專心地梳理他的木偶的髮時,一個兄弟突然跑入他的帳篷,說:「倫道夫,外面有一個披頭散髮的乞丐堅持要找你。」

  倫道夫愣了一下,腦海閃過假面木偶師的身影,便立身衝了出去。

  就在傀儡木偶團的表演帳篷的入口,有一個衣衫襤褸的人右手抱著一個被裹緊的包袱,左手拉扯著入口的團員,用著沙啞的嗓子哭著要見倫道夫。

  這把聲音──

  「假面木偶師?」

  那人猛然轉過頭,但讓倫道夫看到的,竟是一個女性的外貌。

  「倫道夫!」

  這人的聲音……的確是假面木偶師!

  「倫道夫!救救她!求你!救救她!」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005.jpg 

  四天表演一次,這是假面木偶師表演的時間表,太多他的身子會負荷不了,太少會導致生活費不足──他的生活並不奢侈,就是愛買新的、昂貴的衣服給那個木偶。

  才過了三、四個月,憑著高超的技巧、生動的演繹,假面木偶師已頗有名聲。

  這時候的布拉格,正處於一波亢奮的政治熱潮中。

  一六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一群百姓挾帶簡單的武器,闖入王宮,推翻了布拉格的當政王朝,並揚言要從奧地利的統治中解放出來。是次行動與掀起的思潮的影響,馬上反映在當地木偶劇的內容情節。

  只有一個劇目、亦只會表演一個劇目的假面木偶師,因而開始被忽視。

  他的面龐一天比一天瘦削,衣服一天比一天破舊,他的木偶換上了新的、火紅的棉衣,頂著一頭順滑的金毛,皙白的臉頰上仿若帶點紅暈。

  一人一偶走在大街之上,強烈的對比尤惹人注目。

  亦因此,引起了一個木偶劇團的注意。

  「我們是傀儡木偶團。」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61.jpg 

  人不如鳥。

  鳥不用上學,鳥不用學走路,鳥只需學一會,便會飛;而人類為了飛,卻做過無數件傻事。

  把火藥紮在身上、背上紙翅膀跳崖,為了飛,人類不惜犧牲生命。

  笨嗎?

  不!尋夢的人,一點都不笨,他們只是痴。

  明知道火藥會炸死自己,明知道跳崖會摔得四崩五裂,他們卻為了完成夢想,體會一瞬即逝的美夢成真,他們願意付出生命。

  因為他們的夢,因為他們的痴,成就了全人類的飛行夢──

 

  世間,總是存在著這種人,為了夢想,默默地付出,甚至奉獻生命,卻不計收獲。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002.jpg 

  傳說,捷克有一個木偶死城。

  城內堆滿了破舊的木偶,也有不少光潔如新、卻仍舊遭人遺棄的木偶。沒有人類的操控,再精緻的人偶亦是毫無生命力的死物,死城之名便是由此而來。

  會進死城的人不多,因為死城滿是木無表情的木偶,環境陰森潮濕,殘舊的城牆常與冷風相擦,變化成木偶的哀鳴。而會抗拒死城的人主要有三種:少了一分膽色的,對木偶們有半分愧疚的,又或是對木偶有著一顆憐憫的心……

  縱使過去為人類帶來無數歡樂,若被捨棄,亦只會落得一個下場──成為木偶死城的居民。

  也許,木偶非人,沒有情感;也許,木偶不哭,卻總有人,會為它們流淚。

  只是……木偶們,真的沒有情感、不會哭泣嗎?

  傳說之中,木偶死城內,有一件寶物,人偶的眼淚。

  傳說之中,「人偶的眼淚」是一個人形木偶流下的淚水所化成的水晶。

  傳說之中,有關這寶物的故事是發生在十七世紀初的捷克──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爆屎渠的理論實踐--從豔照門看香港人

84.jpg 

溫馨小提示:
一、 上課時,胡老師說,看評論是可以看出評者的個人魅力!
   看來,我的個人魅力是來自屎渠,怕臭臭的人要躲開喔……
二、 動詞解釋--「爆屎渠」:(似乎會說國語的人不知道什麼是「爆屎渠」?!)
   渠,是水渠的渠,屎渠,是運送X的渠,最常閉塞左要人「通渠」的某渠
   久塞不通,某渠便會爆裂,此曰之……
三、 名詞解釋--「豔照門」:
   香港藝人陳冠希的豔照事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MONONOKE化貓--Ayakashi Bakeneko Episode 1 Part 1 (英文字幕)

(有興趣的可到內地的視頻網在線看--好慢!,或找來下載看)

  對我來說,這是我看過的動畫中最好看的,是一個專找非主流東東的同學介紹給我。

  這個動畫製作用心,畫面上,除了色彩鮮艷,又利用了紙紋(在單色的部分如主角的頭巾上,可以輕易看到紋路),雨花、雪花、風花,無不充斥著日本浮世繪的味道。

f9cd3639ab55ace13a87cee3.jpg

  我最喜愛的,是故事中的表達手法及主題,還有那個男主角!。


  動畫中,以象徵為最成功的表達手法,貫通全篇最常用的是,以花為「美好、生機」。

  以描述人性為主題--透過滅妖需要的三個元素:形、真、理,揭露血淋淋的真相的同時,展現出人性的殘酷與美麗--讓人恥於為人卻又喜於為人。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01.jpg  

  透白取代了翠綠,霜為草,雪為花,晶石為林木,這是一個冰晶所成的森林,冰晶之森。

  生物在此長眠,泉水凝結不動--這是一個無聲的世界?這是一個靜止的世界?不,還有颼颼的風聲,訴說著時光的流逝。

  風在吹,風在飇,在打拍為霜之露,在呼喊被窩中的小動物,只是,一直得不到回應。因為,露凝久了,早化作千年寒冰,豈怕風那無形的吹拂?因為,動物睡久了,心早不再跳動,豈會讓無力的風給喚醒?

  也許,風來遲了,遲得已無力挽回一切。

  然,風,仍只管一直吹,起勁吹。

  從前的春風,而今,在冰晶之林之中,已喪失回春之力……

  沉寂的世界,就連吸一口空氣亦感到無比枯燥。

  「為什麼我是冰雪精靈呢?唉──」

  仿若無聲的嘆息,在天地間,悄悄地回盪不休。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