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37.jpg

   沿著刀鋒,鮮血緩緩直流,滴在早已熾紅一片的高台上。

  我抬手抹去濺在臉上的血花,輕輕的,連帶著那冰冷的濕潤,才發現我的手,抖得利害--我早以為,對斬首的任務,我已習慣了、麻木了。

  畢竟,都已經是十年了。

  想當年,十八歲的我繼承父業,第一次踏上憧憬已久的高台。年少氣盛地揚言要斬盡世間惡人,維持國家的安定。

  那時候,心臟彷彿只為正義跳動,而心底裡,我亦暗暗地為自己深信不疑的信念而驕傲。

  想起來,亦覺可笑,只是,笑不出來而已。

  年輕時的輕狂,總會教人發笑,然而,我的輕狂,卻教人敬而遠之。

  自我接掌劊子手執行首個任務時,在我鎮中,我便有了一個稱號,「瘋狂人」。意是瘋狂之人,還是瘋的狂人呢?也沒關係了,因為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且說我是一個瘋子吧。因為只有瘋子,才會把自己的敬愛的父親殺死──對啊……我第一個以劊子手身份斬殺的人,是我的父親。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一年的內地求學生活又過去了,回到香港,總覺得很多事,都脫了節,會感到無力,但卻沒有一絲後悔。這一年發生了很多事,大事、小事,無不令我有所成長。回頭一看,會驚嘆,原來緣份真是一種微妙的東西。

  家人的無聲的支持,是這年我幸福的根源。即使發生了天大的事,他們的來電永遠只帶著四個要求:讀好書、睡好覺、食好的、別節儉,卻沒有一句訴說家中令人擔憂的狀況。最令我慚愧的,是那四個簡單的要求都做不好。

  因為參加了太多活動,一開始,抱著要充實大學生活的心,參加了太多太多。可幸的是我能一件件事的做好,然後放下,使個人負擔隨著時間,逐步減少。不過,大一的時候,就這樣過去了,回頭一看,學業、寫作、閱讀方面,毫無進展。希望充實,最終,還是迷失了。

  雖然迷失,但命運卻沒有給予我後悔的機會。因為眾多活動中,我交了重要的朋友,知心的、交心的,有些使我歡樂,有些,我相信,他們對我的一生都有影響。學生會是最初加入的組織,剛巧申請入會面試「外招生部」時,我就認識了這部門的部長,因為他看著我有興趣欄上寫上「漫畫」。談下去時,才發現他是漫畫社COSPLAY部副部長。那時候,只覺得巧合,後來才意識到:身兼兩職有多難,尤其其中一職是會教人忙得抑鬱學生會部門部長。

  看到他,我更堅決到漫畫社做幹事,入的部門卻是創宣部,跟COSPLAY部性質完全相異:COSPLAY會出門、創宣部只會閉門;但因為那個副部長,我COSPLAY部的人都認識了。玩上COSPLAY,是大學生活的另一個轉捩點,是大是小,還得看以後的發展。但因為COSPLAY,我認識了不一樣的人,見識到我以為一輩子也拉不上關係的世界--武術。

  這是什麼因果關係?就說是緣份嘛!

  雖然大一生活忙昏頭,沒時間寫什麼,回到香港,又被說:到內地讀書再回香港好像不太吃香,但我卻無比慶幸我選擇了這條路。也許,我過去的二十年活得太平凡、太沒趣了;而現在的我,彷彿被激活了什麼。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