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個月,又要過去了。課餘的活動把我分屍,談學業似乎成了一件無比遙遠的事。

 

  過去一個月的回憶,大都是學生會、社團、錢--特別是學生會,一個哈囉喂活動,便讓我們之間的關係親密再親密,很高興,我得到了第二個家。

 

  基礎寫作一科叫我開了一個博客,由於現在上PIXNET都要用爬牆程式,太煩了!所以更新的東東都放到那裡--其實大都是功課,另外,我還會把這BLOG的從前的文章放上去。每一、兩個月,便整理一次,把新文章按時間放回這兒。

 

  最近的文章,都是圍繞著生活,或者,應該說,我愛上了寫信,跟日記,其實寫的次數實在不多,更可說極少,因為時間問題,更因為我的惰性。可能寫得少,所以往往享受寫的過程。能把自己的想法娓娓道來,再成為一個聆聽者,寫著,看著,實在有趣。

 

  身邊少了一個知心的妹妹(不跟母親說的事,基本上,她都知道),心中的想法還不好意思跟人分享,便借著寫作抒發出來。

  就像現在--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聽著耳邊的吆喝聲,我有點迷濛,有點茫然,是虛,是實,實在搞不清楚--

 

  啪!

 

  響亮的一把掌,正式打開了我雙眼,打醒了我紊亂的思緒,打出了一天的開始。

 

  熾痛的感覺從臉頰傳來,麻麻的,對小孩來說,是一種難以忍受的痛楚,但習以為常的我,沒有哭,甚至連撫頰自憐不屑做。

 

  改變不了現狀,什麼都是假的。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