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我發現,我還真不孝,家書不多,連想家的時間都少得近乎沒有。

 

  自十月七日回來以後,身體狀況一直徘徊在病與非病之間,從前會擔心,若異鄉生病,便會勾起思鄉病。我一直努力保持健康,就怕身病易防、心病難料。現在,身體有點不舒服,如咳了數聲,便會得到很多人的關心,感覺不賴呢。


  之所以說不賴,因為感覺到家一樣的溫暖。沒想到才入學不久,便交得到這樣的一群人,成了他們的一分子。這是我入大學時始料未及的。選入學生會時,不可否定我有一定的野心存在,第一,提高自信心;第二,以舉辦活動接觸更多人,以便提高英語能力;第三,交到很多很多的朋友,當中,以最後為最重要。


  師說,參加造些活動總是浪費了不少時間,在你策劃一個活動出來說,你不知看過了多少經典作品--我聽後,第一個反應是回頭認同,因為那是一個事實,只是,我仍故我。


  人生中,總是有很多決擇,很多時間需要學會放下、捨得。捨得、捨得,所謂有捨才有得。我選擇學生會時,早料放棄了部分原有的生活模式(雖然沒想到會放棄那麼的多),而事實證明,我的捨,讓我得到更多。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6.jpg

   半個月前,我為了一個行程苦惱著:五百元,三日兩夜,請交一份出行計劃書--我只有一次旅行經驗,就是坐著旅遊巴,走馬看花的,七天,到五大城市去(南京、無錫、蘇州、杭州、還有一個忘了)。那不是一個真正的旅遊呀!

  我對行程計劃,實在陌生,唯一知道的,是要實際些,給我五百元,給我時間,那就讓我好好利用吧!出來的結果,當然很糟!什麼預計、設想、行裝都沒有,若有什麼意外,且看我如何掛掉吧……

  我承認,我必然是個失敗的旅行者,我沒有勇氣與過人的專長,連寫一個字都比一般人醜,所以我永遠只有羨慕別人的份兒。聽到一個師兄,願意放下十多萬的工作,背著背包到蒙古去,我好生羨慕;更聽到一個大哥哥,存了兩張來回歐洲的機票錢,便隻身跑到巴黎,一面打工存下食宿費,一面親身體驗各地文化,到了維也納,就跟著別人擺小攤,寫幾個大字,給崇尚中國文化的外國買去,除了佩服,驚嘆,實在無話可說。

  常常想著衝破現有的生活框子,從前會感嘆沒有一個契機,現在卻感嘆沒有一顆敢作敢為的心。看了多人,聽多了故事,才發現以前的抱怨都只是借口。時勢可造英雄,但真英雄卻能造時勢,要不然,沒有時勢,英雄不就成了狗熊麼?


  給我一個幻想的空間,給我一次機會,給我三天兩夜,給我四千元,給我組織一個十人團體,到澳門去,在一個大街上,讓我們高舉牌子「Free Hugs」,大喊「可以抱我嗎?」。看到傷心的、茫然的、失落的人,我們要主動走上前,送上一個,看到有好奇的、愛玩的、尷尬的人,我們要張開雙手,等待送上一個擁抱。

  早上九時開始,傍晚六時結束,十二時至二時吃個午餐,尋找另一個基地,晚上六時到十時到處逛逛,吃點特色小食,買些手信。

  時間,是聖誕節,目標,是獨自走在大路上的人,宗旨,是送出溫暖。如果可以,希望最後一天(結束天),是二十四日,在晚上。我們一行人,各自離開了家,在普天同慶的大日子聚在一起,那是緣份,是一種美麗的緣份,就讓這美麗的緣份在平安夜下、在一個又一個的擁抱、祝福下結束,多好!

  這,就是我最希望得到的旅程。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緣千里一線牽,無緣對面不相識

79_00.jpg

前言

  以下,是一個故事,一段姻緣。因為緣份的微妙,相隔千里的兩人,相知、相遇、相親……最後,他們相愛嗎?不知道,故事沒有結局,但世人深信,以那宮女的性格,她會得到幸福……然而,古代少女的幸福,不只是取決於自個兒的性格。

  宮女,是勞力者,但宮女亦有另一個身份--皇上的女人,只要幸運地得到皇上的垂青,就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那是古代女人夢寐以求的。但,成功的人,又有多少?即使成功了,皇帝寵愛又能維持多久?

  色衰而愛弛--身為一個女人,最希望的,還是覓得有情郎,且是一個能與之做到「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有心人。

正文

  唐朝的宮女在臨近秋末時,會身兼繡女的工作,為遠方的士兵縫製冬天用的大袍,一針一線地,以她們的方式送上祝福與溫暖。

  年年如是,長駐邊疆的士兵早已習慣,大多只有初來報到的士兵,收到大袍時,才會感到興奮--「嘩!這大袍的手工可真精細!」

  他撫著大袍,不禁讚嘆。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改變就是把平衡打破,而你要在那段混亂的日子重建立新的平衡。除了調整生活習慣,更重要的是調整自己的心情。

大學生活,繁忙得竟然不知已經一個月了。我的生活又迎來了一個改變,而我已經順利過渡,縱然回想這一個月真的不好過。

新的環境,新的朋友,新的課程,新的學習模式,一切都很新鮮,同時,一切都很陌生,於是慌亂,於是不安。表面沒什麼,心裏卻已經千迴百轉,煩惱得不行。就像以前每一次生活上的改變一樣,從大陸來到香港,由小學升上中學,由中五升上中六,到現在升上大學。改變前後的心情起伏必然出現,縱然之後想起會覺得很無謂,那時的不安卻那麼真實。

幸好,生活總算回復秩序,心情也平伏了。雖然越來越忙,但相信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顏如玉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下午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