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8.jpg

   曾經看過一句話:「『時間不足』,是庸人的說話。」說,只要安排得宜,做什麼都有時間。我亦是這樣想著,所以大學生活一開始,我便報了很多團體:學生會、動漫社的幹事,書法、華音、書協的社團會員,還有一個服務隊……報名時,是憑著一份衝動,什麼都不理會。可能中小學參加的活動太少,讓我到了大學,瘋了似的到處報名。

  功課、計劃書、開會的事慢慢開始出現,基本上,時間方面上不見衝突,但……我的骨頭要散了……社團會員的事還沒出現,我就快累死了……這才發現,我一直沒想過自己的能耐,就報了一堆活動--實際是愚蠢啊!沒時間,可能加止睡眠的時間,一天二十四小時,其實足夠有餘,但身子的問題卻出乎我控制之外,真糟!所以說,我最討厭把握不了的感覺,教人不知所惜!

  除了報名的課外活動,還有課內的,平日作文、溫習、看書的不論(太普通了~),我想談談我的體育。本以為大學的體育,都是跑跳打球的無聊事,原來,完全是另一回事。

  不知道其他大學是不是這樣子,我們學校把一大堆學生分男女,再細分二十至四十人不等,按班的老師決定,每一班,都介紹、教授不同的體育,普通至籃球、排球,不普通的

有防身術、健美操、瑜珈,我的便是武術。好玩,但很難學,講求平日的自我練習--也就是說,我又有多一個「功課」了……

  這一、兩天,開始感到不適,期望之後慢慢習慣,最終,變成一個鐵人--我想做的不只是「不是庸人」,而是超人(做夢中)!習慣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希望它能助我一臂之

力,雖然一開始會很辛苦……不過,快到國慶假期,我會回香港去,那是一個緩沖期,倒不賴呢。

  來到這兒,半個月了,書本上的學習還未正式上軌道,學到的,都不多,但我可以快樂地告訴別人,這半個月,我過得很充實,為什麼?不是作多了文章,不是看多了書,這兩

者,都沒時間做--因為參加了很多活動,我主動了,積極了,認識多了很多朋友,這都是我預計之外的收穫。(應該高興吧?)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江湖第一馬甲(江雨朵著):http://book.ddvip.com/html2/90111/index.html(簡體.單行本)

85.jpg 

  看完這小說,就想跟全世界分享,我十分欣賞這種作品集合了群多元素,讓我想一看再看,它教人反思,教人看透現實:現實是現實的,殘酷、苦中帶甘,回頭一看,是無奈,卻慶幸曾經歷。

  這不是一本言情小說--這是我看完這小說後的感概。

  感慨,因為看到人性,別人說,網絡上,人能帶上面具,做出所以現實中不會做的事……錯了,網絡上的人,只是放下了平日戴著的面具。網絡上,更容易看到自己最醜惡的一面,你不用心驚膽顫地掩藏自己的劣根性,甚至可以肆意地放縱自己的慾望,反正,別人不知道你是誰就是……

  新江湖,又名BBS,在這江湖,換上另一個名字,你又是另一個人,披上馬甲,誰會知道你是誰?

  惡人因此而更惡,善良的人亦因而留有後路--被背叛麼?被嫁禍麼?不怕,只要是鳳凰,永遠能浴火重生……我看著,不禁苦笑,所謂的高潔,竟以惡人逍遙的方式存活,那是多麼的諷刺!

  那是江湖的規則,遊戲的玩法,誰能推翻、反抗?明明是人們約定俗成的法則,人們卻沒有捨棄的餘地。

  在這江湖,不用擔心會有江湖仇殺,口舌就是刀劍,傷不了身,只會重重地傷你的心。看到「(從前)有這樣一個米西西」,我想起《小窗幽記》中的一句話:「天下可愛的人,都是可憐的人,天下可惡的人,都是可惜的人」,當時,心有戚戚然。

  所謂可愛的人,會堅持以美好的德行度世,他們會憑良心對待世事,即使面對任何惡意的攻擊,亦不會試圖改變自己,縱使最後被迫到絕處,亦都心甘情願,因為他們無愧,更無悔。這種人,最教人憐。所謂可惡的人,是看似大奸大惡的極惡之人,他們自以為德行、良心皆是無用之物,多數以權、利為人生目標(亦有為情、事執著之人),看不見那些以外一切,即使成功了,他們亦不瞭解,他們所缺的,比得到的,更多、更多。活了一輩子,回頭一看,得到的是,「不知所謂」,這種人,最教人惜。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00.jpg 

  真正到電影院看的戲不多,只有兩齣,除了因為懶,更因為恐懼。總覺得電影院有著一種攝人的能力,硬生生把靈魂勾到電影中,放映的片段成了腦海的畫面,即使離開影院,仍然揮之不去。

  首輯電影,名<落葉歸根>,那是一齣教人笑中有淚、淚中有笑的詼諧作品,讓我對印象中的電影院改觀,亦促使我看第二齣電影<三國之見龍卸甲>。

  摒除人物性格的塑造、整體的內容結構不說,單說「有關戰爭」的一切,這電影實在讓我得益不少,帶給我的沖擊更大得無法以筆墨形容,所以我不會試圖形容我的心情,我只會分享一下我的體會。


  電影很巧妙地帶出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為何要戰?」--亙古亙今,又有誰能回答這個問題?

  大概,是為夢想吧?

  聽到趙子龍說:「我,想有個家」,我首次發現,夢想面前的生命,可以如此卑微,偉大,卻又是如此脆弱--

  人,因為夢想而生存,因為夢想,生命變得有價值。但當我看著成千上萬士兵,為了不同的目的,上戰場,以他們的性命,交換實現夢現的可能,那樣的夢想,又有多重要?--「我,想有個家」,那是一個多麼平凡的夢想……為了這種夢想,卻要賭上自己一生。

  有人,不是單單為了自己平凡的夢想,袍著無我、大無畏的精神上戰場。他們一心忠於認定的君主,一心相信那君有能力帶領百姓走向光明和平的路,前仆後繼地衝向敵人--忠心的人,是最單純的人,亦是最可悲的人,他們只管付出,付出汗水,付出心血,付出性命,他們執著於付出,執著於……以為付出,就能圓夢。卻不明瞭,夢想是建基於生命,而不是以生命換取。還是,他們太偉大,為圓他人的夢,願以自己的生命作代價?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86.jpg

   從前,我的家,不會透進自然光,縱使是白天,亦須開燈。聽著同窗說,家中早上不開燈,我便好奇問:「不會覺得麻煩嗎?」

  她回答:「光天化日,開什麼燈?」

  「用不著那麼節儉吧?」

  聞言,她皺眉,不再說話。


  住進宿舍,早上都開不燈,切身感受透進室內的陽光,才發現從前的愚昧。

  那不是金錢的問題,而是感官上的差異。

  入室造訪的日光,不冷不暖,帶著一絲溫柔,如聖水般,清淨、神聖,無聲地洗滌心靈,使侷促空氣變得清新怡人,為死寂的睡房添上生氣。

  不會刺眼,不會突兀,沒燈光般光亮,卻帶著自然的氣息。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23.jpg 

  可能是腦袋小、思路短,又或是為了應付高速飛行,鳥的反應都比人的快。
  看著「我」衝出馬路的一刻,我腦海中閃過很多方法:一,讓「我」看見我飛離公園,但「我」已步出馬路;二,我飛向「我」,甚至飛過「我」,引「我」回到行人路,但必定趕不上;三,我試著阻止那車,但以我的力量,又能阻止多少?這樣小的身驅連卸力也不能。
  也許,鳥真是有本能,遇上什麼事也好,只要心情一緊張,翅膀便會拍打起來。
  我的身體在我不知不覺間,已起飛,徐徐飛向「我」。
  不得!
  不能這樣!
  我使力向右一傾,直向深淵一墜,看不清看前的一切,連叫痛的時間也沒有,我的意識已被黑暗所吞噬。

  我驀然一醒,看著淺灰白色的天花板,睨睨四周,才知道自己身處醫院,左腳包著厚厚的石膏,被高抬吊著。床旁,坐著打瞌睡的母親。
  「媽?」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3.jpg 

  松樹下,涼風陣陣,還好羽毛有保暖功能,縱使風帶著寒意,我亦能抵住。
  已經四天了,大家有四天不理我了。
  我想嘆氣,但嘆不了氣,因為鳥是沒嘆氣這回事。我只能在心中感嘆:唉,做一隻鳥真悲哀。人說當鳥的好,可以自由自在地翱翔天際,可我覺得還是當個人好些……
  今天,「我」如常來到我的面前,唯一不同的,是那女孩又出現了。
  「大哥哥!」
  「是你?」
  「是我啊!大哥哥你怎麼不養小鳥了?」
  「我試過,但我家人反對我餵養寵物。」
  「那又如何?」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8.jpg

  今天,是下雨天,是我來到校園的第四天,在宿舍度過的夜晚已有三個,第一、第三個晚上,都只有我一個人睡,害怕嗎?有點膽怯,但不至於恐懼,因為我必須試著習慣一個人。還好,我平生不作虧心事,縱使昨晚風雨聲、窗門響連連,都嚇不了我,哈!

  有點後悔,沒有帶一個不用耳機的收音機。一個人時,如果旁邊有些聲音響著,心也會安定些。可惜,只帶了用耳機的……洗頭洗澡的時候,怎了?

  回想第一天來到,忙著添置日常用品,現在一切安頓好了,又覺得挺悶。不過,這樣的生活,也不賴。感覺上,多了一種異於過往所有的空間,畢竟,寧靜永遠帶著安逸的氣氛。

  獨立的生活,我不討厭,只是要學的東西不少,如:手洗衣服。前兩次,洗得頗不耐煩,一直盼望跟室友一起租一台洗衣機。租前,也得自己洗吧?所以我到網上查看手洗衣服的方法,昨晚,按著方法,洗了一小時多。時間長了些,但一種莫名的滿足感,而且,時間不是什麼問題,反正沒事幹。

  這兒,不用自己做飯,也不能自己做飯,因為宿舍內禁用電飯煲、電炒鍋,一切膳食,都要到食堂解決。從前聽說,在這兒吃飯,是有生命威脅,不過,當人餓了,且什麼都不知道時,便會開懷地吃。同學說,食堂的食物不好吃,但我個人接受得到,因為家中的食物……不是青菜就是豬肉,食堂的食物種顃多,味道又不差,對我來說,真的已經不錯了。

  如果要求不高,人便會容易滿足。何況,食物都很便宜,這正中我懷!白飯五毫(即約台幣2元),其他食物由五毫到四元(即約台幣十六元)不等,吃多了,也不會覺得自己生活得太奢侈。

  昨天,有一個小小的意外,就是,我遇到一個小學同學。利害的我,七年沒見也能認出,哈,還記得他叫什麼名字呢!除了因為我利害,更因為他看來沒什麼改變,不論是外貌,還是給人的感覺。很高興,他跟我同一班,如果有什麼問題,就有一個求助的對象。來到前,我還擔心著,我的國語……可以吧?現在,不可以就直接問,多好!

  現在,天下著雨,聽說香港掛了八號風球,我想這兒的風風雨雨,不算強。然而,足以吞噬我外出的意欲(早餐亦是吃點乾糧作罷)。所以,我選擇躲在房間,收拾昨天領到的課本。一會,不禁感嘆,怎麼又有英文……記得剛考完大考時,我還一面歡呼從此告別英文,一面把所有英文知識還給老師。看了看英文的課本,終於冷靜下來,原來內地英文程度比之前我考的高考低,早聞高考的英文水平是比較高,看來,是真的。

  有人說,剛獨立的人會想家,但我呢,興奮的感覺更濃。就怕我病的時候,會連帶感染嚴重的相思病,因為身邊沒有家人的照顧,即使有室友,她們又能關懷到什麼程度呢?因此,我不能讓自己病。身理上的病,比心理上的病,更容易預防。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你以生命兌現予我的承諾,贏得我冰心一顆、痴心一片

72_00.jpg  

  願她,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子,沒有后座,沒有榮華富貴,沒有萬千寵愛--她只想擁有他。

  為什麼命運不能如她所願?明明她的所求,就這一丟兒。

  世人說,上天賜了她一副嬌艷的花容。她的臉,是交換她一世幸福而來吧?她是多麼希望毀掉她這張臉,是它,逼使她,離開他。然而,她的臉卻是褒國免於覆亡的籌碼。

  天意,真愛弄人。當周王攻進褒國的一天,他以臣下的身份,送她到鎬京。一路上,沒有昔日的甜言蜜語,沒有昔日的呵護關懷,他以為這能讓她對他心死,他以為這會讓她甘心,他以為她就會因此接受周王,然後忘記他。只有她知道,那是永遠不可能發生的事。

  她知道,他愛著她,他只是選擇默默地愛著她、祝福著她。單是這一點,已能教她的心永遠停駐在他的身上。

  到了鎬京,她沒由來做了妃子,登上后座,看著周王與大臣為她爭辯,她只感到累。對,她從沒想過,活著是一件如此疲倦的事!

  她不哭、不笑,因為她以為,與他斷緣,已讓她心死。別人說,這樣的她別有一番韻味,她也由他去,周王卻千方百計讓她笑,那周王不是一個仁君,卻是一個能為她掏心掏肺的有心人。

  不過,心既死,如何能心動?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44.jpg

<姐.晴>

  自從妹妹配了一副隱形眼鏡,我每天早晚都膽戰心驚的看著她戴上、除下那副藏在眼皮下的眼鏡,都會不由得想問--

  「為什麼你會戴隱形眼鏡?」

  某天,我凝望了雙生妹妹許久,終於忍不住問出來。

  妹妹轉頭,瞧著我,一笑,「你試著猜猜看。」

  猜得到我還會問嗎?所以,我問我的同學,她說:「因為戴隱形眼鏡的她,看下去美更多。晴,你也應該戴眼鏡,你跟雨的外貌完全是一個模子,但看下去,她比你更漂亮、更年輕!」

  是這樣嗎?雨愛美?她什麼時候開始愛美?還記得從前她跟我的品味完全一樣,直到現在,我們倆的衣服都是共用,這樣的她愛美嗎?

  愛美,能成為一個巨大的動力,讓她每天瞪大雙目與那兩片薄薄的鏡片奮戰到底嗎?

  我疑惑了,還是直接問妹妹比較快!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數百年後(可接上文)

85.jpg 

  合上載滿西夏歷史要點的筆記,男孩揉揉眉心,接過女孩手上的紙杯,喝了一口,便挑起眉。

  「開水?」

  「咖啡對身體不好,一天只可以喝三杯。」三杯以後,就是開水。

  「……教授呢?」

  「在整理文物,他打算挑數件有西夏文的碑文回去研究。」

  自從西夏被蒙古滅族,再沒有人會看西夏文,解讀出狀似是音節文字的西夏文,成了很多考古學家的畢生志願。

  「唉,還不知留在這兒多久。」男孩把筆記放回背包。

  「聽你的語氣,你好像很討厭這兒。」女孩坐到旁邊。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不在乎妳我之間存有的,是愛或恨,只盼你永留在我身邊--

 85.jpg

  首次與她相遇,是在一個赫炎的夏日下,她伴著西夏公主,碎步來到他的面對,隨著公主的敬禮,五體投地向他臣服……她大概以為,他看不見她那充滿怨恨的目光,事實上,他瞧得一清二楚。他甚至,為她那如炬的目光而傾心,在眾人錯愕的表情前宣佈:「我要她代替西夏公主,做我的女人。」

  以婢女代替公主,這對西夏皇室是何等的羞辱,但他並無任何的顧慮,因為他自信他是天下之王,更因為他想擁有她的慾望,凌駕於一切。

  而她,為了西夏,她願意服從他,但每次對上他的眼神,她都會露出厭惡的表情,從不掩飾對他的恨意。西夏所納的人質說,她一整個家族是死於被蒙古軍圍困的中興府內。面對仇人,她無力報復,更要對其婢膝奴顏,除了光明正大地敵視他,她又能做什麼?

  所以,她要瞪,瞪著他,用力地,瞪死他!

  一切,他都看在眼底,只是,映在他眼中的,不是她的無禮,而是她的孩子氣。一切,讓他更想寵她。

  他要她。他相信,以他的權勢,這不會是一個問題。惟一令他不甘的,是她滿心歸國的念頭,她已經是他的人,他絕對不會教她有機會從他的身邊逃開,即使他要死,也會帶走她……

  「你,是屬於我的。」

  「我,生是西夏的人,死是西夏的鬼,永永遠遠,生生世世,都不可能屬於你。」她淡然說。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55.jpg

  曾經,看著以下的文字,我啞然--

     一輩子究竟有多長?十年、五年、一年?

     一輩子到底有多深?萬尺、千尺、十尺?

     一輩子不知有多重?千斤、百斤、三斤?

     為何費盡心思、用盡愛戀、一生一世也量不了、數不清、算不完?

  一輩子,誰都能說出口,又有誰能領會到背後的沉重?

  我看過一個故事,男的不曾對女的說出半句愛語,只用行動表達一切

  直到他死前一刻,他才笑著跟女的說:我終於能肯定地跟你說--我愛你一生一世。

  很遺憾,我不曾切身感受到那份深情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