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jpg

  我現在才知道,被人用毛緊緊包住,被汗水的臭氣燻著,是一件多麼難受的事,但我都盡自己的能去不在意。當我被「我」帶著爬樹時,我就開始努力地回想、思索,為何我會成為了那隻小鳥。
  是夢吧?就像莊周一樣,他化蝶,我變鳥。
  除了這個,我實在無從解釋一切。
  只是身體那實在的觸感,卻讓我不得不懷疑這都是現實……
  當我以為自己快要缺氧死去時,終於聽見那女孩的聲音。在「我」解放我的一刻,我對上「我」的臉,頭一次感受到什麼叫百感交雜。
  現在最可怕的,還是我認不清眼前的一切,所有事似實還虛,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會是真的嗎?教我怎樣相信這一切?
  如果是假的話,那請教我快點醒過來,我應該因為車禍而昏迷在醫院……或是說,其實我已經死了?
  難道我投胎了?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