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jpg

  人說人生如戲,似戲非戲,但你看戲時人看你,在你出生的一刻已踏上了人生的舞台……今天我就看到了一個畫面,一個我以為只有會在小說中才看得到的畫面--兩個男孩……親吻了!而事緣,是因為我做了保母……(罪過呀!)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早上,我到明愛中心,半義工式的托兒,所謂半義工,現實一點叫廉價勞工,美化一點就是義務性勞工,總之就是「勞」。那是一個不定期的工作,也是令無所事事的我對社會作出貢獻的唯一途徑。話說回來,當我到了中心,我看到了一個小朋友,他跟我不算熟至爛透,但亦跟我有數面之緣,加上他的年齡已到了會認人的階段,所以我用了十秒,便跟他打成一片。

  照顧一個小朋友,是我被告知的工作內容,但工作開始了不久,另一個小朋友,加入了!這是一個小又小的小朋友,因為他還站不了腳,即使坐,也會坐得東歪西倒,如果我只需照顧他一人,我會抱他,可惜,另一個是頑皮鬼……介紹到這兒,相信大家也猜出--沒錯!他們倆正是這次意外的男主角。

  想也可悲,怎麼會沒有女主角?說真的,我可不想看什麼三角戀的劇情,因為我是保母,要我照顧三人不如直接用槍把我擊斃!何況沒女主角也不是一個問題,這個世界可有一種小說,名「耽美」,又稱「BL(Boy's Love)」,俗稱「男男戀」……當然,你也可以說,這只是小朋友,沒關係……那說沒關係吧!

  起初,小又小的小朋友用了我最大的心力照顧,因為他軟得可怕,又重得要命--他坐的時候,我得看著,站的時間,我得扶著;玩的時候,我得罩著,除了經常把笑容及視線拋給另一個「成熟」的小男孩,我的注意力都在小又小的小朋友身上。也許如此,那個不至於跟我熟得爛透的小男孩就不甘心了。

  他開始模仿小小朋友的動作,特別是那些令我哭笑不得的畫面,包括坐玩具車坐歪了,再歪得側倒在地上(人家倒了一次,他笑著跟我倒了六、七次);有時,他會試圖挑戰我,例如坐著玩具車坐到天邊去(衝出托兒區)。看他把我玩弄得好笑好氣時,笑得多甜,我就知道一切都是他的陰謀!

  當我累得可以倒頭便睡的時候,小小朋友驀然哭起來,他哭什麼?不知道。因為方才給他坐玩具車,給他玩具,他都玩得開始,我又豈知道當他不要玩具,不要坐車車,連地板都不坐的時候想做什麼--才一會,我知道了,他要站著。我發現了,夾著他腋下的部位,讓他維持站著的姿態,是唯一令他不哭的方法。因此,我一直努力地,曲身,撐著。小小朋友自然不知道我是需要多大的力量及意志才撐得著,因為他不會想,更不懂,所以我只好默默地為他付出。唉!

  小男孩,看到我,不知怎一直保持著一個姿勢,好奇了,走到我前面,吸引我的注意力,再做一個刻意鬼祟的表情,我便知道,我離我大限之期不遠矣!

  又想跑到天邊去?!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