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jpg 

  澠鯠縣,位於長江中下游以北,是一個不到五千人的小縣城。由於地區性的土質問題,百年以來,縣內百姓皆以種果樹為主業,生活尚算過得去,就是一直受五年一次的大旱所擾。
  若是以農業為生,大旱後半年又是一條好漢,能重頭來過,一年兩造不是問題;但果樹不同,要大樹果味甘甜、肉質肥美,果樹非得有八年以上的樹齡不可,否則果樹根本沒有足夠條件供果實營養。
  能在大旱幸存下來的果樹不多,新的果樹又最少要等三年方能買得好價錢,生計的問題就這樣一直困擾著縣民。但習以為常,縣民本來也認命了,自覺只要能糊口,貧困一點也沒什麼大不了。
  然而,自從京城調了一個縣官來任後,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那縣官,便是張天全。

  江南沒有北方的寒冬,也沒有白茫一片的雪景,縱使多冷,亦只會下起冰涼的雨水。那一場密雨的雨勢沒有擴大,卻一直下了數天,就像在預言世人茫然的前路。
  張蕈自張府出來,走到城門時,已是黃昏。
  黃昏時,是天空色彩最斑斕的一刻,從前張蕈最愛跟娘親到城牆上看日落。可惜由於下雨的關係,這時連一絲陽光也看不見。
  只要向天表示忠誠,蒼天便會回應我們──
  「蒼天?如果真是有蒼天,我真想問你為何要奪走我的娘親,明明她是一個好人……」手拿著雨傘,張蕈低著頭喃喃自言。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