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jpg 

  紅黑的夜空,下著純白的雪,伴著眾人瘋狂的嘶叫聲,那教張蕈永世不忘的晚上──
  縣府前,擠著成千上萬百姓,他們高舉火把,只管激動地喊嚷,無人理會在人縫之間穿插的少女。
  「娘親!娘親!」張蕈哭著叫,就是勾不起其他人的一點憐憫之心,他們早已被無形的手蒙著雙眼、掩著雙耳!
  張蕈很害怕,在她聽到爹爹要把娘親當作活祭品後,她一直守在娘親的房間內,阻止其他人奪走她的娘親。可是,一個未笄少女又豈能力敵數十名大漢?
  只知娘親被帶到縣府大門前,張蕈便馬上跑來,並擠進人群中,希望可以找到娘親──
  好不容易,衝破人群,映入眼簾的,是娘親在一個木堆的高台上,木無表情地對著瘋了的人民。高台下,正燃著熊熊大火。
  「娘親!」張蕈叫著,哭著,但都被人群的叫喊所掩蓋。
  烈火,把從天而降的雪映為血紅之色。身在火旁,感受到的不止溫暖,更是熾熱,但內心卻比冰雪還要冷。對著娘親痛得扭曲的表情,看著大火在自己面前肆意地吞沒親愛的娘親,張蕈小小的身驅終受不住打擊,昏倒過去。
  在祭天的儀式完全結束後,張蕈才被父親派人送回家。

雪與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